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第三章(十六)
本章来自 《林德的烦恼》作者: 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 2019-01-01点击数: 1478次字数:

(十六)

林德和苏荣约在了湛蓝海鲜馆。林德赶到的时候,苏荣早就在海鲜馆门口等候了。

"嘿!老同学,老朋友,我的超级死党,再见面可真高兴!"苏荣见到林德,便张开双臂,满面笑容地向林德走去。

林德细细地打量了苏荣一番,只见他身穿一件白色短袖T恤和一条浅蓝色的短裤;T恤上有一个由银色的五角星组成的亮晶晶的图案;他的头发剪短了,发丝一绺绺的相互粘合,又黑又亮,显然是喷过了啫喱水。他的脖子上带着一条明晃晃的黄金项链,他的脖子一直向前探出,好像是项链坠的;他的右手攥着一部最新上市的苹果手机;还有,他穿着一双浅棕色的皮鞋。当他走到离林德还有十步远的距离的时候,林德便能闻到他身上的浓浓的香水味。他的态度热情极了,让林德有一种陌生且抗拒感觉。

"欢迎你,我的老朋友!"苏荣提高声调说到。他抱了抱林德。

林德轻轻将苏荣推开,打趣着问到:"怎么,你打扮成这样,是不是又要会哪个她呀?"

"哈哈,你可真会猜!不过不是她,而是她们!"苏荣笑着回答到。说到她们两个字的时候,他发音格外的重。

"她们?"林德有些不解。

"没错!"苏荣眨着眼说到,"不过那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但她们迟早都是我的!"他坏笑着看着林德,发现林德依然不解,又接着说到,"实话说吧,今晚我们要参加一个聚会。聚会是我的一位朋友组织的。在那里,我们就能享用各色各样的美女了!"

林德忙白手说到,"算了吧,我可不去!我不适应那种场合!"

"嘿,兄弟,你可别不去呀!"苏荣急忙说到,"我都跟朋友说好了要带你去的,"他又向林德眨眼说到,"我们可都把你那份给准备好了呦!"

林德忙后退几步说到:"别,别,我真的不去!"

苏荣摊了摊手说到:"你害羞的样子跟我十八岁时一模一样。那时候,我还以为我会是全世界最温柔的男人,可现实呢?现实告诉我,我那样做简直太傻了!哎!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你要等的那个人。所以呢,我们要及时行乐,不管明天是什么样!"他上前几步,搂着林德肩膀说到,"先不谈party的事了。走,进去聊!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对了,待会儿,兄弟还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呐!咱们边吃边聊。"走到海鲜馆门口,苏荣说到。

林德看了看苏荣问到:"怎么?你还有求到我的地方吗?"

"当然了!不过在这儿不方便说,咱们进包间里说吧!"苏荣回答到。

柜台经理是个女的,长的有几分模样。苏荣跟柜台经理打了招呼,又和她暧昧了几句。他们上了二楼,然后左转来到了最里面的包厢。入座甫定,服务员便送来菜单。苏荣点了几道海鲜,然后又让林德点了几个。在林德点菜的时间,苏荣不忘同服务员调情一番。林德碍于朋友情面,又怕点多了浪费,于是胡乱地点了两个,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服务员刚刚转身,苏荣便拉住了她的手。服务员连忙挣脱,倚着门对苏荣笑了笑。苏荣又点了一箱啤酒。

服务员走后,苏荣关上了包厢门。起身坐到了德身边。

"兄弟,没喝酒之前,我得跟你谈点儿正事。你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在酒后谈。"苏荣身子前倾,一本正经地说到。

"什么事情,你说说看。"林德笑了笑说到。

苏荣看了看门口,然后凑近林德低声说到:"是这样的,我听说你接手新业务了,所以想和你谈谈合作的事宜。"

林德吃了一惊,问到:"新业务?今天上午领导才交给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荣笑了笑回答到:"我早就和你们公司合作了,只是一直没来得及跟你说而已。"

"你…?"林德更加吃惊。

"确切地说,是我和一位朋友合伙做的!你也知道,我家老房子拆迁,得了点补贴。我妈总怪我不务正业,所以我就做点儿事给她瞧瞧了。去年,我去东郊小疃村办事的时候遇见一位朋友。那位朋友在小疃村有个葡萄种植园,不过这两年收成不景气也没少赔钱。那天中午,他请我到镇里的一家烧烤店里喝酒,我们就聊起了葡萄园的事。他说有个买卖看起来还不错——就是给果汁厂送葡萄,他已经筹划了两个多月了。他说他连关系都处理好了,就差十万块本钱。我想,反正我手里也有十万块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投资做点儿什么。所以我就拿出十万块入了伙。不过,说实话,往你们公司送葡萄还挺赚钱的,可就是你们公司的葡萄用量太少了——还不到5%!"苏荣说到。

"没错,我们公司葡萄饮品产量少,每年也就葡萄旺季才生产的。"林德说到。

"对呀!就这点不好!"苏荣偷偷的瞟了一眼林德应和到。

"你小子真行呀!我都想不到你竟然做起生意来了!"林德说到。

"嗨!就是混口饭吃!总不能靠家里来养活吧?"苏荣笑了笑,说到。他看着林德继续说到,"咱们言归正传。咱们合作的事,还按老规矩办。不过,你是我的老同学,怎么也不能比以前差。每吨合同我多加…"说着,他伸出了三根手指。

林德一头雾水,他完全不懂苏荣的意思。他又让苏荣解释了一遍,方才明白。他婉拒了老同学的条件。他坚持以市场价格和老同学签合同。对方有些扫兴,只是没有当着他的面表现出来而已。

"好吧,我也不强求你,咱们也不能为了买卖伤了感情啊!别理会我刚才的话,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怎么样?我就算不挣这钱,也不能丢了你这个朋友呀!"苏荣笑着说到。他笑的有些尖刻。其实,他从骨子里鄙视林德的那种一本正经。他认为,天底下没有什么正经的人。

"那就好,其实我刚才的话说的有些严重了!"林德表达了歉意。

"哈哈,这有什么的!咱们是朋友,有什么不能说的?"苏荣白了白手说到。

正说着,服务员端了凉菜进来,紧接着,另一个服务员又端了两盘海鲜进来。服务员还未将菜放到餐桌,苏荣忽然朝端凉菜的服务员大声吼到:"菜怎么上的这么慢!我们都快睡着了,你才给上凉菜!你知不知道,我是这里的VIP?"

那个摆凉菜的服务员吓了一跳,手中的一碟凉菜险些跌落。她身后的那个服务员就显得老道多了。"对不起,先生!这个时段店里客人多,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端海鲜的服务员致歉到。

林德见朋友发火,连忙向朋友劝到:"行了,有什么可生气的?再说,咱们坐下也没几分钟!"他又向服务员说到,"没事的,我这个朋友急脾气,你们也别介意!"

苏荣没看林德,依旧拉着脸子对服务员说到:"就算不上菜,起码也得把酒给上来吧?本来好心情,都让你们给搅了!去,拿酒来!"他命令到。

服务员连忙退了出去。一分钟后,一个男服务员拎了一箱酒进来。服务员打开酒箱,取出四瓶酒放在餐桌上,然后用启瓶器打开了两瓶,便退了出去。

苏荣站起身,拿起酒瓶,往林德面前的高脚杯里倒满了酒递给林德。他又给自己倒了酒,然后端着酒杯向林德敬了一杯酒。两人一饮而尽。

十分钟不到,服务员将菜上齐。这期间,苏荣很少说话,只是和林德谈论了几句关于海鲜的话题。相比苏荣,林德聊得较多。

菜还没吃多少,酒就已经喝了六瓶。苏荣又兴奋起来。他改变了话题。

"兄弟,你房子买了吗?"

"还没呢?"林德摇头回答。

"那怎么还不赶紧买呢?"苏荣又问到。

"瞧你问的,有钱我还不买吗?"林德答到。

"没钱那就贷款!贷款总可以吧!"苏荣说到。他有些醉意。

"贷款也得先付首付呀,我现在还愁首付呐!"林德干了一杯酒说到。

"瞧你,没钱还不赶紧想办法!你没看吗,临市的房价又涨了,听说咱们市也要跟着涨呢!昨天,我的一个朋友还帮一个楼盘拉了几批炒房团呐!看着吧,不出两个月,房价就得跳到六千!"苏荣说到。

"涨就涨吧,我能怎么办?"林德满脸无奈。他又干了一杯酒。

"瞧你的话,太不负责任了!没钱就是理由吗?哦,难道你一句没钱就能让房价下跌吗?别天真了,想想办法吧!"

"出了控制花销,我能有什么办法?房价可不会因为我没钱就跌下去的!"林德冷笑着说到。他端起酒杯,向苏荣敬了酒。

"没钱就得想办法。兄弟,不是我责怪你,你太清高了!你还没看清楚吗?这就是个金钱的世界。有钱,人们都来歌颂你、吹捧你、尊敬你;有钱,你就是大爷,想跟你上床的女人从这里排到了巴黎!可没钱呢?人们会说你没出息、不争气、没胆识;甚至就连你喜欢的女人都留不住,更别说娶个称心的老婆了!你想想看,难道不是这个样子吗?"苏荣比划着说到。他坚信他的话,就像坚信真理一样。

"你说的也太悲观了吧!我可没看出,这世界有什么不好。就算有,那也是局部。可不能用局部代替整体呀!"林德笑着反驳到。

"天呐!我说兄弟,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呢?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现实中来呢?别的我不说,就说眼前吧,没钱你能买房吗?没钱你能结婚吗?没钱你敢生孩子吗?"苏荣手指点着桌子,满脸严肃地说到。他喝了杯酒,缓和了语气,接着说到,"我有个朋友,他家就在北边的村里。他父母腿脚不好,拼了命地给他凑够了首付款和彩礼钱。可结了婚呢?他们又不敢生孩子。原因是,他们没钱养孩子!其实,这一方面也怨我朋友,他原来有份修理厂的工作,后来因为酗酒没了。而他那个老婆呢,也是个能花钱的主,她一个月挣多少花多少,也没想过要攒钱过日子(不过,她和我一样,都是那种省不下钱的人!)。后来,双方父母都催着他们要孩子。他们算了个账,觉得还是养不起孩子,就离婚了。其实,要是他们都老老实实地工作,减少消费,他们还是可以养孩子的。其实当时我也不理解。上个月的一天,好像是下午,我在一个牌局碰到了我的朋友。牌局结束后,我们出去喝的酒。聊着聊着,也就聊起他的事来。我就问他原因。你知道他怎么跟我说的吗?他说,如果要了孩子,他就彻底沦为奴隶了,将会失去一切自由!他问我,"如果那样,人生还有什么乐趣了?"后来,我仔细想想,他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毕竟,我们男人,不能没有自由地生活。换做是我,恐怕也会做出和他相同的决定的。所以,我觉得,努力赚钱和及时享乐同样重要。你看,这就是现实,我就是从现实中学会这些的。"

林德思考了一会儿,说到:"可能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理念不同吧!虽然我不能评判你的那位朋友的观念,但我还是要保留我个人的想法。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宁愿把所有的钱和精力都花费在家庭上,也不愿放纵享乐。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家庭更重要的了!只有看到家人安然无恙,我才能感到心安。如果失去了家人,我会感到自己如同孤魂野鬼一样,漂泊无依。也许是我的性格造就了我的思想,也可能是我的思想影响了我的性格。究竟是谁影响谁,我没有兴趣知道。我只有跟着我认为对的事情走就是了。毕竟,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只要活在当下就好了。"

"可是,就像你说的那样,"活在当下",可你真的活在当下了吗?你没有!说到这儿,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朋友。他就是一个爱幻想的人:他完全在跟着自己的幻想走;他已经脱离了实际。他总是幻想这世界会怎样美好,幻想他的爱人会多么娴淑,幻想他可以无忧无虑地周游世界,幻想他身边的人们都能和睦互助。可现实呢?这个世界,一部分处于争端,一部分处于浮夸;一部分陷入权力和利益的争夺,一部分陷入迷惑和彷徨!实际上,他什么也改变不了。而所有他爱的和喜欢的人呢?她们也并不理解他。她们可能还会骂他是个不解风情的傻子,骂他是个毛手毛脚的莽汉。实际上,他爱她们胜过了一切!可无论他怎样痴情,他总会发现自己离她们越来越远。他根本不可能得到她们的钟情。他的感情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爱情面前,他又是个自卑的人。当他站在她们身边时,总感觉配不上她们。他会因为她们带了一条精美的项链感到自卑;再进一步,如果她们对物质的要求超出他的预想(其实他的预想远不如其他男人那样高。),他会更加自卑。他恨不得自己立刻就能成为千万富豪。可是他没有办法在短期内做出改变。因为对于任何人来说,想要在短期内发生改变,都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即便他肝肠寸断、无法割舍;即便他哭着扑倒在她们面前对她们说:"啊!亲爱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的整颗心都可以掏出来给你!",他的心上人们依然会离他而去。因为至始至终他都是自卑的!而他自卑的原因就是——他的物质条件!再说他周游世界的想法,说实话,谁都有这个愿望的。可是对于那些囊中羞涩的人来说,到底要怎么实现呢?还有,关于他身边的那些人能否和睦互助,我只能用一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来回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如果躲不开人群,那就避不开江湖;既然身在人群,又如何能避开纷争?江湖对于他如此,对于别人亦如此。你看,他的幻想又落空了!如果你同他一样,恐怕你的幻想也会落空!但我相信,你不会像他那样一无所有。"他得意地看着林德。在他看来,他已经驳的对方无言以对了。他拿起酒杯,笑着打趣到,"对了,这最后一句是我加的。"

"对于你的朋友,就算你分析的都对,那又如何?这个世界,不仅他无法改变,就是换了任何一个人,也无法改变。还有,我不认为他的爱情败给了物质,只是他没有遇到正确的人而已!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林德坚持到。

"你的理由很好!可你为什么会说,"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样的话呢?"苏荣笑着指出。

林德一时无言以对。他低头思考了起来。

"嘿!我说兄弟,我们干嘛搞得这么沉重呢?这种问题就算我们再讨论一百年,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对与错都无所谓了。来,我们喝酒!我还是那句话,该行乐时行乐!既然我们杯中有酒,为何不开怀畅饮呢?"苏荣举杯说到。

他们一直喝到晚上九点方才离开。分别时候,苏荣在送林德上出租车前,对林德叮嘱到:"兄弟,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

林德到家的时候,林文军夫妇已经休息了。他去了趟洗手间,然后便趴在床上睡着了。凌晨三点,下起了雨。凉风从敞开的窗子吹进,吹醒了衣衫单薄的林德。他坐起身来,脑袋清醒了许多。他去了趟洗手间,然后重新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他失眠了,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处于失眠状态。他想起了李晴,想起了那个让他错爱了许久的女人。他有种强烈的挫败感,他失落的想要哭泣。他辗转了很久,想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曾经带给他无尽的烦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十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