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第三章(十八)
本章来自 《林德的烦恼》作者: 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 2019-01-01点击数: 986次字数:

(十八)

这个冬天比近几年的都要寒冷许多。林德那件穿了两年的旧羽绒服,昨天一不小心被家里的大铁门上的破损的旧铁皮给刮了道三角口子。顿时,灰白的羽绒四处乱串,随风散去了。看来,他需要买一件新的羽绒服过冬了。正好这日是星期六,他有足够的时间到市里的服装店去买一件称心的衣服了。

他一连逛了好几家店,都没有合适的。不合适通常有两点,一是价格问题,二是款式问题。新颖的款式往往很贵,而便宜一些的又往往款式陈旧。他在几件衣服上犹豫很久。这几件衣服的共同点是,价格合理但款式陈旧。最终,他还是在其中的一件上下了决定。

买完衣服,他打算到对面的冷饮店里买一个冰激凌。他太喜欢冬天吃冰激凌了,尤其是草莓和蓝莓味的。

他过了马路,径直向冷饮店走去。突然有个声音叫住了他。

"林德,林德!"一个个子不高,梳着毛寸的男生向林德叫到。他从隔壁的一家糕点店门口向林德走来。

林德忙侧身看去。他分辨了一下,才认出面前的这人。

"噢!张帅!是你呀!"林德吃惊地喊到。张帅是他的初中同学。最让林德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年来,他这位老同学的音容相貌竟一点儿都没变。

"哈哈,你到街里干什么来了?"张帅问到。他走到林德面前,拍了拍林德肩膀,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哦,买件衣服。"林德回答到,说着,他将手中的包装袋提高一些。"你呢,来闲逛吗?"林德问到。

"算是吧!本打算逛几圈就回去的。"张帅笑着回答。他又问到,"咱们有好多年没见了吧?"

"初中毕业后就没见过了,算算也有十年了吧!"林德想了想说到。

"哎,都十年了,一晃就十年了!你记得吗?当时你、我、还有苏荣,咱们可是班级里的铁三角呀!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张帅回忆后,又问到。

"前年就回来了!之后一直就没出去。"林德回答到。

"那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咱们好在一起聚聚!再叫上苏荣。对了,你见过苏荣了吗?他现在混的可是真不赖呀!好像当起了老板,给欧豪果汁厂送水果呐!"张帅说到。他说的铁三角的意思就是班级里的三个刺儿头。

"哦,前几天见到他了!"林德笑了笑说到。他并没有提起他在欧豪工作的事。

"哇!是吗?你见到他了?他现在怎么样?是不是比以前更威风了?"张帅兴高采烈地问到。

"好像是吧,我也没问太多!"林德回答到。

"看你这人,就是改不掉老毛病!你总是不喜欢打听事情。张帅嗔怪着说到。

"多少年了,就是改不掉!"林德笑了笑说到。

"嗨,那有什么的!改不掉就不要改喽!改掉一个坏毛病真的好累的!"张帅笑着说到。

林德笑了笑。

"咱们到对面的快餐店坐坐吧!你还有什么事要忙吗?"张帅指着对面二楼的一家快餐店说到。

"倒是没有。那咱们就上去坐坐吧!"林德回答到。

他们穿过马路,到了街对面,然后沿着一个狭窄的楼梯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他们在柜台前点了两杯饮料,然后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张帅问到。

"欧豪。"林德回答到。

张帅吃惊地问到:"欧豪?你也在欧豪干吗?"

林德点了点头。他问到:"怎么,你还有别的朋友在那里工作吗?"

"是啊!我很多朋友都在欧豪干过,不过现在都不在那里了。"张帅说到。他吸了口饮料,然后向林德问到,"你在那里干什么工作?"

林德将他的工作告之。

"哇!还是你的工作好!像我这样学历低的,只能下车间搞生产。不像你,能舒舒服服地坐到办公室去!还是学历高的好呀!"张帅羡慕到。

"嗨,瞧你说的,好像我有多了不起似的!其实我们挣得可比车间里的少多了!"林德晃了晃头说到。

"得了吧!你就别唬我了!我听苏荣说了,你们的收入可多了!"张帅说到,"你认识董建春吗?他就是苏荣的合作伙伴。听说他们一起做水果生意,赚的可多了!"

林德惊了一下,手中的饮料杯险些碰倒。他问到:"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一个朋友说的,他就在洗浴中心干。他说他经常看到苏荣和董建春一起出去桑拿!"张帅肯定地说到。

"也许他们早就认识呢?咱们市就巴掌大的地方,认识个朋友也是很容易的!"林德解释到。

"得了吧!我那朋友都听见了。他们每次去聊的都是生意上的事!"张帅挥了挥手说到。

林德低着头吸着吸管,没有应答。

张帅又问到:"你认识徐彬吗?"

林德点了点头。

"我跟你说,那个徐彬更有办法。他的一个亲戚就是做日化生意的。他每个星期都会从他那个亲戚的店里买很多的货!"张帅手指点着桌子说到。

"哦,是吗?"林德吃了一惊。他吸了口气,又问到:"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呀?这消息可信吗?"

"我也只是听说。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在他亲戚家隔壁的日用品店里干过!"张帅模棱两可地说到。

林德尴尬极了。他必须换个话题结束这场尴尬。他问到:"你现在结婚了吧?孩子几岁了?"

张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回答到:"结什么婚呀,我现在还为房子的事发愁呢!"说着,他用力地吮了一口吸管,双手快把饮料杯捏扁了。

林德有些意外。他知道村里结婚早,尤其是没上过大学的年轻人,刚一到法定结婚年龄基本上就已经结婚了。他问到:"你还没买房吗?"

张帅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说到:"本来够付首付的,后来我爹病了一场,首付的钱就全拿出来看病了。不过没关系,钱没了就再赚嘛!"最后,他又对自己勉励着说到。

"那你现在有对象吗?"林德又问到。

"前段时间,邻居帮着介绍了一个,见了一面就吹了。"张帅苦笑着说到。他叹了口气,又问到,"你说,现在的女孩都这么物质吗?"他皱着眉,一副生气的样子。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都也不容易。"林德安慰着说到。

张帅笑了笑说到:"你的话跟我表姐的一样,她也是这么说的。那天,我相亲失败后就去了她家。她问我相亲顺利吗,我回答她跟回答你的一样。于是我就跟她抱怨了几句。她反而骂我没出息!我问她凭什么骂我,她就回答我说:"像你这样没房没车又没有存款的人有哪个姑娘会跟呢?你说你拿什么养活人家呢?到时候买了房,结了婚,就你现在的那点儿工资够还贷和养家的吗?即便你的工资可以养家,那么你有没有考虑过另一件事情:假如家里有老人生大病了呢?老人病情很重,需要动手术,请问你又如何拿出高昂的手术费呢?人家跟了你又不是过苦日子来了!既然都不愿过苦日子,嫁你还不如嫁别人呢!假如你养个姑娘,你能让你的姑娘嫁给像你这样的穷光蛋吗?不是她们女人物质,而是婚姻风险太大,谁也不想白白冒了险,最后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得到!""他顿了顿,然后说到,"我当时被我表姐给骂的没有话说。说实在的,我承认自己穷,可我不能总穷吧?我就跟自己说,张帅,你一定要挣一套房出来,一定要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另眼相看!我就总这么跟自己说。我现在已经攒了几万块了,估计到年中,就能交首付了!按理说,我现在收入也不少了,可不知为什么,相亲还老是失败!"他摇了摇头,吸了一口饮料。

"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的努力不会白费的!"林德安慰到。

"对了,光说我了,你呢,你结婚了吗?"张帅问到。

林德摇了摇头,回答到:"还没。"

"那么有对象了吗?"张帅又问到。

林德又摇了摇头,回答到:"也没有。"

张帅看了看林德,有些诧异地问到:"是不是你眼光太高了,一般的女孩都看不上眼吧?"

林德苦笑着回答到:"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要求。"

张帅点了点头,问到:"你打算什么时候买房呢?没房可讨不到老婆呀!"

"今年吧!我打算今年就把房子买了。"林德回答到。

"对,越快越好!不然房子又涨价了!听说,年前省里的某位领导到临市做了考察,他走后房价就涨了!就连咱们市也跟风涨起来了!"张帅咬着牙说到。

"哦,这事我也听说了。不过这可能是谣传。"林德眉头紧锁着说到。

"但愿吧!总之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可禁不起多大的折腾。"张帅若有所思地说到。

他们聊到中午,又去吃了砂锅。他们聊了许多上学时的旧事。他们聊的高兴,酒也喝的尽兴。待他们走出砂锅店的时候,已经摇摇晃晃了。林德要给张帅打车,张帅执意要坐公交回去。林德才把张帅送走,他的公交车就到了。

一路上,林德想了很多。他对张帅表姐的那番话记忆深刻。他觉得,那些话确实有着一定的道理。"没错,没有良好的物质基础,就不可能获得美满的姻缘。当自己不具备充足的经济条件时,也就不能要求别人跟着自己受苦受累。至于结婚,等我有了房子,有了好的收入后再考虑吧!毕竟,对于一个穷人来说,一切都还尚早!"林德想到。

次日凌晨,他失眠了,因为他在梦里见到了一个极可怕的人物。那是一位生性凶残的大人物。他面目狰狞,竖着长长的耳朵,每一开口,便会露出尖尖的獠牙;他的眼睛犹如深渊,目光让人不寒而栗,尤其当他笑起来的时候,阴森恐怖,让人窒息。很多人描述过他的样貌,说他长着一双马脚,甚至还看到了他的尾巴。尽管如此,他却不乏朋友。因为他的朋友们都知道,作为他的朋友会获得不菲的利益。对于林德来说,他平生第一次看见如此可怕的人物。以前他只闻其名,未谋其面。如今一面过后,他胆战心惊,常常失眠。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那位可怕的人物一直是他梦中的不速之客。

"嘿!朋友,你该醒醒了,一直傻睡下去对你没什么好处的!"一个尖细而恐怖的声音在林德的耳边唤到。

林德惊慌着睁开了眼。他坐起身子,环视四周。四周漆黑一片,寂静如常。他重新躺下。只觉眼皮沉重,又睡去了。

"真该死!睡觉是最浪费生命的事情,而你却睡个没完没了!我一直站在你的面前,你却看不见我!人类真是没用,只有凭借光线才能看清东西。而我,一个不朽的人物,偏偏又是个见不得光的幽魂。看来我只能潜入你的梦里相见了。"那个阴森的声音嘀咕到。

那缕幽魂潜入了林德的梦中,吓得林德面如土灰。可林德无法醒来。

"你是谁?为何闯入我的梦中?"林德怯生生地问到。

"哈哈,别怕,我千里迢迢而来,就是为了和你交朋友的!"那个狰狞的幽魂讪笑着回答到。

"交朋友?哦,不,你看起来不像是人类?"林德摇头说到。

"不是人类又怎样?难道你们人类就一定比别的生物更高贵吗?得了吧,你们不也一样互相残杀吗?其实我们都一样!"可怕的幽魂笑着说到。

幽魂走向林德,林德吓得连忙后退。

"你要干什么?请别靠的太近!"林德颤抖着说到。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不过是一缕幽魂,又有什么好怕的呢?你不会也像其他人一样,是个懦夫吧!"幽魂讥笑着说到。

眨眼间,他便闪到林德面前。他想要去摸林德。林德连忙后退,一个踉跄瘫倒在地。

"你们人类可真有意思,求到我的时候,一味向我阿谀奉承,厌恶我的时候,骂我是个怪物!如今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到底是什么人了。哈哈,可真有意思!"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所以…所以我们就不是朋友!"

"可你把我召唤出来了,这又怎么解释呢?"

"我不认识你,更没有召唤你!"林德回答到。他满脸茫然。

"瞧,明明是你唤的我,现在又不承认了!"幽魂笑着说到,"那好吧,既然你想不起来,那就让我来提醒你吧!"

"提醒我什么?"

"你是如何把我给召唤出来的。请不要诧异,也有很多人跟你一样。不过,他们很快就都习惯了。我想你也会的!"

"会怎样?"

"和我成为朋友!"

"不,我们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在你还不了解自己想法之前,请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绝对!"幽魂笑着说到。说着,他再次向林德伸出利爪。

"你要干什么?"林德恐慌着问到。他下意识地用双手护住头顶。

"别害怕,我只想表示我的友好。"幽魂说到。他继续伸出利爪。

林德拼命地挥拳,想将幽魂的利爪打开。

"走开!走开!"林德喊到。

"好吧,好吧!"幽魂收回利爪后,讪笑着说到,"真没见过你这样的,把我唤出来了,又要把我往外面推,你可真是个虚伪的家伙!不过我喜欢这个品质!既然你不喜欢我的真面目,那么我就换个皮囊跟你交谈吧!"

幽魂将林德迷晕,一个转身便幻化成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

"你们人类可真奇怪,就是不愿面对真实的东西。难道我换了一副皮囊,就变做另一个人不成?"少年自言自语地说到。

"你是谁?刚刚的那个怪物呢?"林德惊讶着问到。

"哦,他走了,不过还会回来的。其实他是一个再真实不过的家伙,只是人们都不喜欢真实罢了。我能和你交个朋友吗?"少年回答后又问到。

"当然可以。可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林德站起身来。

"我吗?我是一个践行家。我的职责就是帮助所有有梦想的人们实现他们的梦想!"少年回答到。

"哦,真的吗?"林德惊喜到。接着,他又失落地说到,"可是我并没有梦想。"

"不,你有的!否则我就不会来这里了。"少年咧着嘴说到。

"可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那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你不就知道了吗?"少年说到。他又嘀咕到:"还真是个白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林德走到少年面前问到。

"看来有一副漂亮的皮囊真的不同!"少年嘀咕到。

"哦,我的名字叫迪默恩,来自于跳动的国度。"

"好奇怪的名字呀!"

"不,这是一个高雅的名字!"

"对了,你说你来自于跳动的国度,可是世界上并没有这个国家呀?"

"哦,白痴,难道我还能直接告诉你我来自于心脏吗?"少年嘀咕到。

"我的国家很小,小到只有拳头大小。可如果将我的国土连在一起,那会比世界上任何一块国土都要大得多!"少年回答到。

"你的话太深奥了,你一定很有学识!"

"此话不假。这世界上无论多么有学识的人们,他们都爱向我请教。"

"哦,真的吗?那我真是太荣幸了!"林德兴奋地握住少年的手。

"你想向我请教吗?"

"是的。但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表达。"

"没关系的,把你想问的问出来就是了。"

"可是…"

"像个娘们似的,吞吞吐吐!"少年嘀咕到。

"好吧,那就让我来问吧!"少年说到。

"你知道我的心思?"

"所以我才来帮助你的。"

"你真的能帮助我吗?"

少年满脸不屑地笑了笑。

"我问你,"少年问到,"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吗?"

"是的,你的梦想。"

"我希望成为一个旅行家,可那需要很多的钱!"

"钱真是个好东西!要么我又怎么能够控制这群蠢货呢?"少年嘀咕到。

"钱不是问题。我这次来,就是指导你赚钱的!旅行在我看来算不上梦想,还是跟我说些实际的吧!"少年说到。

"实际的?梦想哪有实际的?"

"好吧,看来你是掉进糊涂的阴沟里去了。让我来提醒你一下吧,比如房子,比如女人。"

"房子和女人还算梦想吗?"

"当然了。你现在不曾拥有而又奢求的,就是梦想。想想看,你有没有为了房子烦恼,有没有为了女人伤神?"

"有。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是在欺骗我还是在安慰自己?"

"你的意思是?"

"欺骗我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我能看穿你的心思;安慰自己的话,也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安慰从来都不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

"那么我该怎样呢?"

"你应该有野心,还应该付诸行动。你应该想想,什么能换来房子和女人。"

"什么?"

"钱,金钱!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金钱交换!比如,你想住宽敞的房子,只要有钱,任你挑选;再比如,你想要漂亮的女人,只要有钱,她们就会主动投怀送抱。钱能让你买到权位,让你买到名望,让你拥有一切你想拥有的,让你摆脱一切的束缚和控制。"少年说到。

"不,你的观点有问题。钱的确很重要,但它绝对不是万能的。它虽能改善生活,但无法换来真正的感情。要知道,感情才是每个人至关重要的东西。"

"真是麻烦,我平生最讨厌情情爱爱的!好吧,好吧,咱们就假定它是最重要的。我问你,如果没有钱,你拿什么养活他们?拿什么哄你的小情人开心?如果家庭拮据,妻子就会经常责骂丈夫是窝囊废;如果囊中羞涩,你会发现很多人都不尊重你,并无情的疏远你。"

"只有不懂感情的人才会把金钱当作交换感情的砝码。对于那些懂感情的人,他们都会加倍珍惜眼前人的!"

"好吧,好吧,就算你的道理都对,可那又怎样?难道你能摆脱目前的困境吗?你已经眼睁睁地看着你心仪的女孩离你而去,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了。想想失去她的滋味吧!你已经找到失去她的原因了,还想让这种事情再发生吗?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是你把原因告诉我的。"少年说到。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可是我并没有把它告诉任何人呐?"林德晃着头说到。他痛苦极了。

"可你在心里想过。并且你还认定你的想法。"

"我…"

"你此次召唤我出来,无非是想让我帮你做个决断。当然,这个决断也只有我才能帮助你。既然你不甘心拮据束缚的话,那么就答应你的朋友吧!他不是个会害你的人。"少年说到。

"可我不愿去做违背良心的事!"

"我最讨厌听到良心二字了!这么说吧,你也不能一直拮据下去呀?在当今社会,拮据才是可耻的!"少年说到。他的脸阴沉着。他早已经失去了耐心。

"可是…"

"可是什么?"少年扯着尖细刺耳的嗓音喊到,"为什么别人都能做到的事情,而你却偏偏犹豫呢?其实你已经有那种想法了,只是一直想找个搪塞的借口罢了!你就不要再假装清高了,好吗?"

"要是让妈妈知道了该怎么办呢?她会伤心的!"

"欺骗是个不错的选择,那是一种善意品质。"

"可我不能欺骗母亲呀?"

"那你就把所有与欺骗对立的品质丢了喂狗去吧!"少年喊到。

少年摇身一变,变回幽魂真身,吓得林德魂飞魄散。林德从梦中惊醒。

林德惊魂甫定,抡起枕头四处乱打。待他恢复理智,却已经筋疲力尽了。他瘫倒下去,双手抱头大口喘息着。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心里嘀咕到:"我一定会想办法赚到钱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十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