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第138章 真该做成两口子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2-07-24点击数: 1473次字数:
陈铁匠骑着那家的毛驴,来回五十多里的路程只用了半个多时辰,毛驴跑回来后,一头栽到门前口吐白沫就不能动弹了,产妇喝剩下的那点汤,大锤兑了些水给驴灌了下去,工夫儿不长,那头毛驴就叫唤两声爬了起来。
主人的媳妇平安后,铁匠继续给驴钉掌,主人乐呵呵地说:"嫑惊动了俺的小儿,驴送给你了,牵回去愿意钉几副就钉几副,咋恁也不用掏钱!"
魏老大和小桃赶到陈铁匠的铺子时,大锤正在打铁,他的闺女陈宝妮煽风箱带抡铁锤。
铁匠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叫日本的飞机炸死了,余下两个儿子已成家分开另过,两口子和女儿在一起生活。虽然只有一个女儿,但穷人家的孩子向来是惯吃惯喝却不惯懒做活。
宝妮已二十一岁,在当时的农村已经到了不易找到婆家的年龄。宝妮跟着父亲历练了一身的好苦,和父亲一样敦敦实实的身材,紫红的脸膛,大茶碗一样粗细的胳膊腕子,和男人一样的疙疙瘩瘩的一身腱子肉,身子却细白,像一个透灵闪亮的白瓷茶壶,只是少了一般女子的风韵。因为是个女人,尽管活好,但就像一头没有犄角的牛,再辛勤的劳作也抵消不了那种看在眼中的不舒服。
打铁时垫在铁块下面的砧子有三百余斤,是一个凸面顶的大生铁蛋子,有点象人的头,顶下面对应的两边,各有一个向外伸出半寸的小肩膀,象长在铁砧子上面的两只耳朵。
"咚——当当——咚——当当",铁匠拿钳子夹着发白的铁块,宝妮抡着铁锤在砸。"咚"是大锤砸在红铁块上的声音,"当当"则是铁匠手里的小锤子敲在铁砧子一边的声音。小铁锤敲打的快慢和间隔时间的长短,除了砸铁块之外还有指挥大铁锤的敲打力度和方位的功效。
"咚——当——咚——当",大锤和小锤就开始一起用力地砸了。"咚——当当,咚——当当",宝妮抡着铁锤从下面往身后抡,身子就往后倾,待铁锤抡圆到头顶,就是一个一眨眼的停顿,然后身子前倾,双手用力把铁锤砸向铁块。铁锤在宝妮的手中伴着四溅的铁花划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圆弧,那铁块就随着铁匠的翻动由厚变薄、由粗变细、由短变长。
铁匠的院子里放着一个掉了一块的铁砧,经水冲刷后亮堂堂的干净,小桃不懂规矩就坐在了上面,陈铁匠看见了,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说:"你倒坐得蹊跷,嗯?——咋不坐到圪针上(圪针:野酸枣的棵子或单指上面的长刺)?"
大锤说完小桃又转过身来说老大:"你也是啥也不懂?两口子在家没高兴够,来这儿日旌(日旌:过分的张扬自己兴奋的程度)个啥?走走走!今儿俺是啥活儿也不做,恁两口子快走!远远儿的找乐呵儿去。"小桃怯生生地站起来满面通红,宝妮推推搡搡地把陈铁匠推到一边:"哎呀,急个啥!,人家不知道,神气儿也不怪罪呢,——哪有恁多的事儿,你不是早就渴了?快喝水去!快喝水去!"
铁匠走后,老大和小桃才知道,铁匠们的祖师是太上老君,而铁砧子则是太上老君的膝盖,是万万戏弄不得的东西,更不要说是一个女人坐在上面。
老大知道后,或许是受了铁匠那句"两口子"的话的鼓舞,拿着马缰绳打了一下小桃的屁股,说:"恁俊个人儿,咋也没个着落儿,跟了太上老君算了,咋你也坐到人家膝盖上了。"
铁匠生了小桃的气,自顾到后院喝水去了,宝妮叫老大把马牵进钉掌的木桩里,老大说不用,这马老实着呢。
宝妮拿来一个膝盖高的小板凳,板凳面钉着两个破鞋底子,然后拿出一把带着木把的二尺来长的切刀,把木把挟到腋窝处,双腿一前一后叉开,身上所有的力量就都集中到那把二尺来长的切刀上,架架势势的样子像一个男把式。
她把马蹄上的角质层一块一块地切下切平,然后比着切好的蹄子敲打好铁掌,三下两下就给钉了上去。老大直愣愣地看着,心里想:这闺女,比个男人还能干,谁娶了她,准能生个大胖小子,母大儿肥呢!
正想着,小桃把手里的包袱塞了过来,说:"往正经地方儿操点儿心,月亮儿里头有个仙女儿还没有婆婆呢,要有心思,啥时候儿托个神仙给说说,这会儿着紧也没有用,看把脖筋给扭折了。给!看好俺包袱儿是正经,里边有东西儿呢,别连你也叫人给拐跑了!——俺去那边儿走走。"
小桃弱柳一般的细腰一扭一摆,象忽然遇到了夹了狂风的大雨,老大看着那扭扭摆摆远去的腰,心里清楚那分明是一种不会说话的咒骂!他的心里好像有了短处,自然自语地说:"要有馍馍,谁吃窝头咧?——哼!馍馍也是块干馍馍,牙口软的怕咬不动了……"
小桃方便回来后,四个马掌都钉起了,小桃要算账的时候,陈铁匠端了碗水递给宝妮后,把手伸到小桃的面前:"四万(相当于后来的四元)!"
老大说啥时候儿涨价了?大锤说:"给恁俩就涨价儿,翻倍,就是四万!"老大知道铁匠还在生小桃坐铁砧子的气,就说:"才刚刚儿对不住了,女人家不知道,你大人大量!"
铁匠仍然不往回缩手:"不中,你说得轻巧,这火不烧谁屁股谁不疼,风凉话儿都好说,前年就有人坐了俺的砧子,闺女好生生的婆家就给退了,一直等到这时候儿,还叫俺等三年?你多掏个钱儿,这霉事儿就给破了。"
小桃捂着包袱儿说:"你给说个条件儿,——要是不嫌靠西,俺给恁闺女找个婆家。"
铁匠说:"条件儿问闺女,不过说这话儿的人多了。俺信恁谁?要真找着了,啥时候儿来俺这儿,白给你钉掌儿。"
小桃一听,以为铁匠为了坐砧子的事转着圈骂人,眼圈一红,说:"论辈分儿,你是做叔叔大爷的人了,咋这的说话儿?"宝妮也急了:"爹吔,天天叨叨的那个,嫌俺扎你眼?俺就不娶!死了就填到火眼儿里头烧了。"说完,转过身来给小桃说:"还是两万,哪就有恁灵的神气儿!"临走的时候,小桃把给宝妮找婆家的事应承下来。
后半晌的时候,小桃办齐了货,和老大两个人开始往回走,大黑马的蹄声轻盈而清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第138章 真该做成两口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