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外边儿啥响嘞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0-14点击数: 840次字数:
麻子比小玉大两岁,上学的时候却和小玉一个班,或许是因为他长了一脸麻坑的缘故,他不仅没有要好的伙伴而且经常受不要好的伙伴欺负。麻子的脸丑,骨头却不软。
一次,惹急了的麻子把四五个欺负他的人挨个儿揍了个鼻青脸肿,他因为怕那四五个人再次的突然袭击,那根打架时使用的棒子就一直没有放下,再加上一张嘴又对了四五张嘴,有理也就成了没理。在学校老师那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平时不多言多语的小玉突然站出来,无缘无故地给麻子当了一回有理的证据;在四五个孩子的家长那里,小玉又有板有眼地给当了一次人证。后来林满仓要打"白花钱不好好念书"的麻子,小玉又站出来让他免遭了父亲的一顿巴掌。他很感激小玉,但从此以后就辍学了。
小玉到他家叫了他两次,小玉说:"有余哥,你吔——"
他浑身一激灵,开始的时候竟愣了,在那个一闪之间,他似乎没有想起来有余该是谁!多少年来,家里人都称呼他"老四",外边认识他的人都称呼他"四麻子"。他回过神来之后突然想哭。
"天生的东西儿有啥丑啊,谁爱说说去,哪个爱看看去,说够了看够了,习惯了就好了。"小玉说完,四麻子真的哭了,哗哗的眼泪像他浇地时翻倒的榼栳。
但四麻子到底还是不上学了,从此以后,除了离他而去的娘,小玉是雕刻在他心中的唯一的一个女性。
四麻子背着那半袋谷子一连在小玉家门口转悠了三天,头两天晚上他都在远远的暗处等,远远看见瘦三或文昌后,背着布袋就赶紧跑,等到半夜也没有见到小玉,就把半袋谷子放到老大家,一脸沮丧地坐上一阵后就走了。
到了第四天,张雪梅扑闪着"猫猫儿眼",把麻子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后就咯咯咯地笑:"傻狗狗呦——转个老鹰能饿死你(转:投生),谁家的闺女没人儿管,半夜三更还满街跑?夜黑鸟归巢,那不回窝儿的鸟儿,能吃上俺侄子的谷米……"
天苍苍黑,十步之外已看不清人的鼻子和眼睛,四麻子来来回回地在小玉家门口走了四五遭,有人看见就问:"丢啥东西儿了?""才刚刚儿掉了个扣儿,扑嗒儿一响,蹦了两蹦就不见了。"
终于,吱扭一声门开了,小玉一手拿了个镢头,一手提了一篓子要扔掉的野菜根。小玉往粪堆上刨坑的时候麻子就两腿哆嗦心乱蹦,等小玉把要扔掉的东西埋好,他心里就好像有另一个小人儿在喊:"快点儿,快点儿,要不就迟了!"小人儿喊了半天,四麻子却怎么也拽不动那两条沉重的腿。
小玉在墙上磕磕篓子里的柴草和土,做着准备回家的动作,四麻子的心肝垂子就扑通扑通地乱跳着,几乎要挂在了嘴唇上。小玉一手提了镢头一手提了空篓子,在大门口开始嘭嘭地跺脚的时候,四麻子突然感到有个什么东西在暗地里一推,他从墙角的黑影里就一下子蹿了出来。或许是由于速度过快,脚下绊起的一块石头向前猛地一弹,乒乒乓乓地刚好打在小玉的镢头上,四麻子也几乎要摔倒,向前猛跑了好几步才止住。
小玉一撤身,放下篓子两手攥住了镢把,就像准备一场决斗,待看清四麻子时,头一低就拿出一只手捂住了嘴,噗嗤一声笑了:"是你吔,抢啥好东西儿?恁着紧!"
四麻子嘿嘿地笑,两只手揉搓着却不说话,小玉又跺了两下脚,抬脚上了台阶就进了过道,麻子紧走几步,手一探就抓住小玉的镢把:"急啥,要没事儿——也不找你。"就听见瘦三娘在里边喊:"小玉——外边儿啥响嘞?"小玉脆生生地答:"哎——奶奶,狗!谁家的狗往咱家跑,俺给撵出去!"一边又低着嗓子说:"快说,啥事呦,神鬼兮兮的。"(过道:门楼里有顶的短走廊)
听了小玉奶奶的叫,四麻子只想撒开腿远远地跑,攥着镢把的手却没有松,说:"真有事儿,俺在北沟的堰边儿等你!"四麻子就往北沟走,扭头的工夫儿听见小玉把镢头咚咚地在院子里蹾了两下,喊:"奶奶,俺出去走走,就一小会儿,你喝不了那碗儿饭俺就回来!"四麻子就赶紧跑。
当四麻子把那多半袋谷子给小玉时,小玉说啥也不敢要,麻子就急:"快拿住,俺没偷也没抢,这东西儿是俺卖气力儿换的,咋?不想叫恁奶奶喝口儿热乎儿的饭?快背走,这东西儿比命还紧要,记住了?给谁也不能说是俺给的,要说出去,俺可就不能活了。"话刚说完,就沿大北沟的南堰边一溜向东跑了。
当小玉把那多半袋谷子扛回家后,瘦三娘先是一喜,随后就是一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外边儿啥响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