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天津的鼓敛毛儿走了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0-14点击数: 928次字数:
寻找的人就哄地一散满大街地找。终于找到了,却不知谁、也不知因为啥事惹了他,他就不去。傻二小不爱钱亦不贪财,说好两角钱就两角,不给不行多给也不要,他要不想去就抬也不去。
找他的人满头大汗直跺脚。后来才知道,由于粮食紧,这人家的丧事把小米捞饭改成了小米稀饭,但稀饭也没有给傻二小留出一碗,他已饿了两顿!找他的人就不迭声地赔好话:"年景不好,狼多肉少,就吃不饱!"于是赶紧支锅,傻二小把一大碗棒子面糊喝下去后,提着遗饭篮子,一路撒着纸钱,打狗饼子他没舍得扔,捏进自己的嘴里吃了。送殡回来之后,有人看见滚烫的稀糊把二小烫了一嘴潦泡。
又有一天,傻二小送殡回来,因为饥荒年里出殡早,他回到自己家都才刚吃午饭,他奔波了半晌,在丧事上喝的两大碗米汤一泡尿就给尿了个净光,肚子又饿,当他把刚挣的两角钱交给满仓后,就嚷嚷着要吃饭。陈宝妮赶紧给找,揭开锅一看,捞饭锅里的米汤也早喝了个精光。
宝妮的三儿子三狗刚六岁,吃饭慢,手抓着小木头碗里的黄捞饭正往嘴里送,傻二小猛跑过去就抢了过来,还不住地一遍遍喊:"年景不好,狼多肉少,就吃不饱!"
宝妮的另两个大点的儿子大狗和二狗,就跑上来搂腰抱腿地拼命夺,陈宝妮刚拉开这个又松了那个,小木头碗也摔成了两半,三狗哭着叫着不干,说咋把自己的一个碗碗给摔成了两个碗碗?傻二小仍高一声低一声地叫着"年景不好,狼多肉少,就吃不饱",最后,"鼓敛毛儿"把自己未吃完的半碗拿了出来才算完事。
第二天,有田夫妻给老太太和满仓恭恭敬敬地磕了仨头就走了。
有田一家四口儿走了以后,满仓娘哭了半天就躺倒不吃不喝了,她说人老了,不中用了,给孩子们做不了啥,净添了个累赘,家里的人也见齐了,重孙儿重孙女儿也见了,也该往那边儿走了。
林满仓拧着傻二小的耳朵教了半天,又在傻二小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两脚后,傻二小跪到奶奶的炕前哭:"奶奶吔,那边儿说你还没到时候儿咧,你再不吃饭俺爹就先送走俺咧!"
满仓娘坐了起来:"俺还没到时候儿?哎哟——老天爷,你这是叫人活的年月?俺眼看七十的人了,还没碰见过这饥馑的年头咧……"
满仓娘说四二三年都没有这么干巴过,这难过的日子少个人就少一张嘴,她或许是怕满仓真把傻二小给提前送走了,二小在地下跪着跪着就睡了,傻二小还没有醒她就爬了起来。
  
当王炳中在北圪台儿上听说,有个外地人拿一块上海全钢手表换了十斤白萝卜条的时候,他惊惧的程度,绝不亚于多年前劈到他家花园里的那个炸雷。就当时的情况,安社长一年的工资也买不下三块表,据说,那块宝贝一般的手表里边,有十九个夜里都能放出光辉的钻石!
王炳中心里头咯咯噔噔地敲打了一阵后才往回走,拐过石碾街的墙角之后他倒背了手,用力地把胸脯往起挺了几挺,丢失了许久的豪壮气迈就忽涌忽涌地自心口向上翻,一种失而复得一般的感觉几乎令他有些乐不可支。
多少年来他就一直别扭,许多时候甚至有些沮丧,他那一片片肥沃的田地,一匹匹健壮的驴骡,一处处巍峨的庄宅,都早已在一个遥远的旧梦里飘摇远去了,就像一个火红火红的烙印,吱吱冒烟的时候疼痛难耐而痛不欲生,在无数个日出日落之后,只要稍稍地一分心,就能暂时忘却了那块火红的疤。
在他有生以来那些最醉心的日子里,牛文英那个时不时放在他后脑勺上的不知深浅的手,好多时候曾令他厌恶不止,那时的他不能容忍任何的身外之物触及到他的最高傲之处,他的盛气凌人和铮铮铁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上天馈赠,只要有他在,尚官道和夏官道中间的大青石条上,就没有第二个敢和他并行走的人。
在石碾街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永远是那轮众星拱着的月亮,就像是丝弦戏里如雷贯耳的名角儿,不管拨子板、垛子板还是哭板、甩板,也无论"山坡羊""锁南枝"抑或"黄莺儿""黑莺儿"(黄莺儿,曲调名),都要围着他的腔调去弹拨敲打。曾几何时,这一切都变了!几乎变得令他无法忍受,他的后脑勺儿仿佛永远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使劲按着,直按得他身心疲惫再抬不起来,原来那些拱着他的星星,仿佛忽啦一下子全涌到了天河的另一边去了,连林满仓那些一辈子不出脓不出血的人,都像躲避麻风病一样地躲避他,就是会来和丑妮在学校,也被同学们给挤兑到了一个另类的边缘。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作祟,那只作祟的手奇怪的名字有些拗口,叫"阶级",不要说孩子们,就连他王炳中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是冷、是热、是红、是白。尤其是"阶级"的后边缀了"成分"两个字后,简直要把他的肚皮气破,那简直就是一大片牛皮癣,人要是到不了另一个世界去,那片癣注定着就要如影相随、永难离弃,要不了命却难受得要命,比孙悟空头上的金箍还牢靠、还有效……就是有了阶级又有了成分,他也永不相信王家的肌骨里能流出一滩无能的血。
当他迈入大门后,倒背的胳膊就放了下来。
回到家王炳中就把在北圪台儿上听说的上海全钢手表换萝卜条的事给廷妮儿说了,心中那种锥居囊中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嘴里就忍不住地嘟嚷:"老虎下山被犬欺,凤凰落架不如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天津的鼓敛毛儿走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