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看白大褂儿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0-14点击数: 966次字数:
赵老拐也许是心烦,就一直盯着万医生不该看的地方看。
万医生手很快,左手拿着齐排排的三四个水针剂的小瓶子,右手拿着一个明晃晃的大镊子,白了老拐一眼后,大镊子在空中一闪,那几个小瓶子就哗啦啦的一声都被斩了"首",飞出去的碎玻璃啪地撞到墙角上,再跌落到下面的垃圾箱里。老拐翻了一下眼,根本不在乎万医生那个愤怒无比的抗议动作,巴瞪着的眼睛似乎更毒更专注。
万医生把小瓶里的液体吸到针管里,再把玻璃针管翘起来,一推,细线一般的液体飞了老拐一脸。
"看啥?"
"看白大褂儿!"
万医生弯眉一挑:"能吃?"
老拐嘿嘿一笑:"能吃,还真能吃,再能耐的人不吃也不能活。"
万医生头微微一偏,胸脯一震,两个鼻孔扇出一股风,呼呼地响:"想吃?当我儿子吧!"
老拐又嘿嘿笑:"这可是你说的,就当你儿子,咱先吃哪个?"
万医生已装好了药,说:"还真给当儿?我也生不出这么大一个儿子!来,先打针,等俺儿子病好了,先去石碾街上叫两声娘再说!"
赵老拐是趴在床边打的,针管里的液体刚推到一半,赵老拐的吼叫声就比两个争宠的猫打架还要惨烈,针管里的液体还剩下一指高,赵老拐就咕噜一爬往外跑,万医生的手里就只剩了一根针管,——针头叫老拐给夹在了屁股里。
赵老拐提个裤子,抱着院里的槐树一个劲地嚎:"老天爷,疼死俺,都说大夫杀人不使刀,姓万的娘儿们手太狠了,比李小旦杀猪宰羊还狠,她还叫俺当她儿子,叫俺喊他娘咧,哎哟哟!哎哟哟!全国人民都来看,全世界人民都听见,俺赵老拐,今儿个遭了姓万娘们儿的毒手咧!弄不好还死无对证吔……"
盖狗剩听见后就赶紧找人把老拐往屋里拽,老拐抱着槐树就是不松手,狗剩试探着拨了几下夹在肉里的针头,竟也没有拔出来。
时间不长赵起升就来了,刚来时他有些怒不可遏,盖狗剩往外一站,像一堵墙。
过了好几天老拐的另一条腿也一歪一歪地瘸,有人看过,说歪屁股蛋子上有一个馍馍大小的硬包。
  
或许正应了"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的那句话,尽管盖狗剩对打针怕得要死,但万医生眉毛一挑俩眼一瞪,狗剩就乖乖地褪下了裤子爬上了床,屁股蛋子痉挛不止,像两块硬邦邦的石头,万医生说:"爬好!"
盖狗剩就把两只手往枕头下面一垫,把头埋到了枕头里,万医生又说:"哎哟哟,该早早儿看,早早儿一看不就不用打针了?药水也都抽到针管儿里了,白浪费了,早知道也不费那劲,这捏捏就好了,你忍着点儿,我给掐两下儿。"盖狗剩浑身一松,万医生就给连拧带掐,像蚂蚁在夹,一会儿又有点儿胀。
万医生忽然在他屁股上一拍:"起来,打完了!"狗剩往起一爬,万医生正斜着眼瞅着他笑,刚卸下的针头、针管正往盘子里面放。
后来,就有人议论盖狗剩原是一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主儿,再后来就有人悄悄地给石小彩说,看紧了狗剩的那第三条腿,小彩扁担腰一颤:"他那点儿腰劲?大掌柜在俩肩膀头子都还竖不正呢!"可回到家,石小彩就斜着眼,把盖狗剩一遍一遍地上上下下打量个够,眼光毒得像刀,能把每一处私密都给剥离净光。
前些天狗剩搬回了公社上班了,安社长和梅书记给他进行了单独谈话,安社长的许多话尽管没有说得太明朗,但却针针见血,像把他脱光了之后拉到石碾街上溜了一遭。梅书记下手就更狠,好像又在他脱光的屁股上当众踢了两脚:"狗剩吔,要注意群众影响,注意党的形象,个人道德败坏事儿小,带坏社会风气事儿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看白大褂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