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有人可丢了魂儿了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1-12点击数: 1011次字数:
秀山"钻锅"之后,小玉已到了花朵一般娇艳的年龄,袅袅婷婷的秀美飘荡在一步一行里,那个流光泛彩、千回百转的感觉,就像太行山之上可圈可点的那一段风韵。
庄稼主儿知道,谷子的播种和收获最能验证一个种地把式的优劣,尽管见土生根,但谷子最难耩。由于种籽粒小,所以要深浅适度。耩得太深幼芽拱不出地皮;耩得太浅,幼芽的根比头发丝还细,不用说锄地间苗,风一吹就跑了。如果太稀,蚂蚁一类的小虫吃点儿,遇上几个旱天气再晒死点儿,就不够苗;如果太稠,幼芽变成幼苗需要锄的时候,小苗生在地下的根就搅搅和和地早长在了一起,拔起一棵就带掉一片,要么不间苗都不能长,要么都薅掉全不能活。好的庄稼把式耩出的地深浅适度、稀稠适中,零星不断的稀苗不仅好锄,有间距的谷苗互不争夺养份长得也快……好谷子都是直挺挺的身段——谷杆粗壮不折;好谷子全是低沉沉的大头——谷穗弯曲不飘。
无论耩谷还是种麦,瘦三都称得上是一把好手,任何时候都能孜孜不倦竭尽全力地完成他的每一次耕种和收获。
瘦三刚把小玉捡回家的时候她只有一拃长短,嘤嘤哭泣的声音像个还没有满月的猫,东歪西倒的生命就像绣花针大小的一棵谷苗。
大坡地人都知道苦命的小玉有一个好爹,自小没娘的孩子却比有娘的孩子还滋润、还活泛、还有声有色。
小时候的小玉总爱向瘦三要娘,瘦三薅一把谷苗说:"看,这些谷苗儿哪个能找到娘?爹的锄板儿就是娘,爹给赶紧上粪再敢紧锄,没几天就都长高了。"
小玉就把瘦三薅下来的小苗再安回到地里,嘴里唱着:"小苗儿小苗儿快快长高,风刮不倒水冲不跑。小苗儿小苗儿快快长高,风刮不倒水冲不跑。"唱完了,小苗儿也就安上了,小玉就又问:"小苗儿啥时候儿能长高?"瘦三说:"椿菇菇变三变,新高粱谷子米捞饭。回家看咱院里椿树上的椿菇菇啥时候儿变红了,小苗儿就长大了。"(椿菇菇:椿树上结的籽)
小时候的小玉不知道,她就是长在瘦三心里的一棵谷苗儿。在歌一般的流年里,在院里的椿菇菇变了无数变之后,瘦三家里的那棵长大了的"谷苗儿"阳光而茁壮,挺拔匀称的身段儿自有一种天然的秀美,——小玉的一举首一投足,似乎都在演示着太行女子的聪颖和妩媚,谷穗一般沉甸甸的脾性从不张扬,还有那个流云一般的娟美,有牛头垴上无边的翠绿一般沉静,比老鸹沟里盛开的鲜花还要艳丽,——永远是大自然为了秘不示人而珍藏起来的一片风景。
小玉不爱多说话,长长的布袋脸儿,一边一个小坑。无论谁也无论给她说些什么,不赞同不认可或不满意的时候,先是一扬头瞟你一眼,——脸上的两个小坑仅装下个绿豆,而后轻轻地说:"是呃?——"一百个赞成和不赞成都捏在一起,然后委委婉婉地给送了出去;对了心思合了心意,或高兴的时候就头一低,嘴角一翘,脸上挤出的两个小坑能盛下黄豆:"行哎——"其实是正中下怀,却让说话的人老以为自己捡了一个自天而降的便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有人可丢了魂儿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