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你挪挪窝儿试试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828次字数:
几年来,白运昌瘦三心里头一直绾着一个无人知晓亦无处倾诉的千千结,那个结,就像生在牛头垴顶上的一蓬疯长的圪针,在日出日落里滋生,在春风秋雨中蔓延,拔不去又砍不掉,每一阵风过,都张牙舞爪地摇荡,每一阵雨过,都拼命地往下扎根。埋藏在他心中的那个疼痛似乎成了一个永远。
这个永远开始于周山杏嫁到白家来。山杏刚娶过来的时候,黑黑的脸庞像蒙着一层霜,一声吼叫连小玉都吓得哆嗦,娘说刚娶来的媳妇就是怀揣了一块冰,靠心暖呢。全家人就敬神明一般贴上心去暖,暖了久久又久久以后,却不见滴下一滴水珠儿来。
弟弟文昌赔上去的小心摞起来恐怕比他念的书都高,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吵闹的时候多欢喜的时候少,文昌也曾给安社长说过只言片语的事,安社长说:"这小黑妮儿,心性高,——生活吔,就是一本儿书,灵气的人翻一遍就读懂了;差点儿的,就叫他多看几遍。山杏她只要没有别的事儿,有羊迟早都赶到山上。"
文昌给岳父岳母吞吞吐吐地也说起过,周大中说:"没啥吧?山杏儿——有她姐姐在前边儿比着,总想做个端盘子上桌儿吃饭的人,坐个——小板凳儿,就不是心思。恁家吧,也是——那个,时候儿长了,也就好了。"
韩老等见到山杏就把脸一沉:"闺女!没见过知了?就是上到树尖尖儿上去,也还数不着它高,树还长呢!天上的云高,要没个根儿,风儿一吹就散了。"散与不散,那只是老天才能管得了的事,娘的话倒着实是山杏耳边的一阵风。
文昌从公社又回到学校教书和他娘的死几乎同时发生。
那也是六0年,安社长去县里开会,文昌以群众代表的身份也参加了会。小组讨论征求意见时,文昌比批斗王炳中时的发言还利索,三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揭了虚报产量放卫星的底,县里的领导正要给上纲上线,安社长在后边把削尖的铅笔芯子一下子插到了文昌的肉里,他给领导眨了眨眼,又附在领导耳边悄悄地说:"他有点儿——精神病,跟他媳妇儿生气得的,——这不是,来开会就顺便领了来,还没顾上去医院看呢,你看那俩眼,是不是有点儿呆?"
文昌当时还真有点儿呆!——四周几乎所有的眼睛都奇怪而惊惧地望着他,好像他才是大灾荒的罪魁祸首!
领导不满意地摆摆手,安社长顺手一拽,拉起文昌就跟跟斗斗地离了会场,直到回到了大坡地,安社长才终于挤出了三个字:"书呆子!"
后来文昌就被派出去学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就又回到学校当了老师,山杏就更不高兴,变本加厉地跟文昌吵闹。安社长看不过,就给山杏说:"还闹!还闹!当老师养活不住你?——给你说,那个肖红艳还等着呢,要不你就挪挪那个窝儿试试?"从此之后山杏就再不敢去娘家住了。
安社长没人的时候给文昌说:"嘿嘿!嘿嘿!咋样儿?多学着点儿,这些书本儿里头都没有,这叫领导艺术!"
瘦三也很高兴,他以为去年冬天冷,牛头垴上的那棵圪针叫冻死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他的那个……也方便的很不是时候儿,山杏死活不依地和文昌一块儿搬了出去。
那时,也真是,由于大灾荒,玉米穗里的粒还是一包白水水的时候,人们就掰回家啃着吃,吃下去顶不了饿就连接着啃,吃得多了肠子又挂不住,许多人都闹肚子。
那天晚上,山杏肚子也不好受,蹲在茅房起不来。庄稼主儿家的茅房几乎都没有门板,有男有女的家庭,要上茅房的人走到跟前都提前咳嗽两声,在里边内急的人听到后就给个应答,除非静悄悄地没有回声,绝不能贸然入内。那天,瘦三肚疼得要命,一急就忘了,边解腰边刻不容缓地往里闯,山杏在里边尖叫一声,差点儿掉进茅坑里。看清看不清倒是小事,村里的风俗,大伯子和弟媳是很忌讳的两个人,平时见面都要讲究个眉端目正,更何况是在一个脱裤解腰的私密去处!
茅房里边的人想出来肚子又痛又害羞,没法马上出来,茅房外边的瘦三因为夜已深,家家户户关门上锁,也找不到一个方便的去处,就在院子里狠夹着两条腿急不可耐地乱转,时候儿稍稍长了些,就响亮不断地拉到了裤裆里。裤裆托不住的稀东西就点点滴滴地洒落在了院子里。瘦三更是又羞又急,回到屋里收拾了一下,第二天临近中午也没有敢开门出去。
就这样,文昌两口子找个地方搬了出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你挪挪窝儿试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