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闺女小子满炕跑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859次字数:
大坡地办喜事约定俗成的礼数很多:男方本家的同姓和帮忙的邻里叫"迎亲",和女方一齐来的本家或友谊叫"送客";"迎亲"和"送客"相见,不管认识不认识都寒暄一些吉祥话,互相之间的称呼是"亲戚";酒席上每人要必不可少地端三盅酒,叫"酒过三巡",三巡酒过后才能正式开始吃喝。劝人吃菜叫"刨刨"、"尝尝";劝人喝酒叫"上一个"或"用一个"。招待亲戚摆上桌面的烟、茶、糖、酒、肉、瓜籽、水果和装盘子的菜肴,合在一起统称"席面";亲戚们送来的小钱叫"拜礼";新媳妇叫公婆一声爹娘叫"改口"……
挂门帘的长钉要由娘家和妻舅来钉;新人被子里的棉花要由公爹在天地神位的下边拿起秤杆称。新媳妇由娘家到婆家一路上不许开口说话;糊窗户的大红纸亲戚还没走就有人给撕破;新人盖的新被子的一角都缝着花生、枣和核桃;新郎吃的媳妇家的第一碗饺子,煮得再熟也要说"生"……"席面"上的最后一个菜都是"丸子汤",那是掌勺的师傅告诉客人:"今儿的菜俺炒完了"。
喝了丸子汤之后,就开始最后一道手续:"送客"里的长者就给亲家母和亲家公见面,程式化的交待是"孩子小,不懂事,担待着点儿","孩子给送过来了,该说的就说,该训的就训,叫恁操心了。"于是迎亲的人都说着:"着啥急,没吃好也没喝好。"说着说着就送走了客人。
"送客"回到家后,嫁闺女的人家也会程式化地问:"吃好喝好了没有?席面咋样儿?"大家都会一齐说:"好了好了,好着呢,人也实诚,家也光净,闺女受不了罪。"
"送客"走了以后,这边的"迎亲"才吃饭,吃完饭就赶紧准备晚上酬谢众乡邻。
林先生家也一样,因为送走了亲戚忙完了大事,迎亲的人都显轻松,加上有些人在席间喝了些酒,气氛就无比活跃。大家正在吃饭,满仓娘给起了个头儿后,大家就都夸魏老大:从镰、锄、锨、镢,到犁、耧、耙、耢,没有魏老大使不了的家具;从背、抱、担、扛,到拌、洒、薅、拔,魏老大样样都有拿手好戏。犁耩播种、放滚扬场,就没有魏老大做不了的活!人们又从龙降沟里的高梁穗说到裹脚垴的兔刨井,把魏老大几乎给夸成了个比土地爷小一辈儿的神。
张雪梅扑闪着"猫猫儿眼",幸福无比的样子像做了皇后。人们把魏老大夸了个山摇地动之后,就有人喊叫着,让雪梅给唱段山曲儿,她把山曲儿听成了酸曲儿,净了净嗓子就唱:"阳婆婆出宫满面红,小妹妹白脸脸爱死个人。阳婆婆落山烧晚霞,小妹妹漂亮勾住个咱。水灵灵的双眼柳叶眉,浑身身她匀称长得真可喜。杨柳柳细腰一卡卡……"
有人敲着板凳呱嗒呱嗒地响,赵老拐就喊:"嫑敲了!那条板凳是借俺家的。"
高兴了一阵子后就又赶紧做活,谁也没注意,忽然看见张雪梅翻着"猫猫儿眼"对着白锁住喊了声:"滚!远远儿的滚!吃奶都嫌你个儿小!"顺手就泼过来一碗滚烫的水,白锁住扭头就跑,却满满当当地被浇了一脊梁。
赵老拐歪着屁股靠着墙就笑:"白锁住你个贼羔子,那是俺小姨子,你小老鼠儿竟敢给大花猫梳头捋胡子……"老拐的话还没有说完,马改转就拿了毛巾过来擦,一边擦还一边说:"活该,烧死你个大叫驴!"
满仓娘或许想捱到晚上再吃顿饭,坐在太阳地给玩耍的孩子们说丝儿:"丝儿,丝儿,变驴驹儿,驴驹儿跑坡,变个馍馍,馍馍有眼儿,变个秤杆儿,秤杆儿称花,变个王八,王八扫院,变个老汉,老汉浇葱,屁口朝东,老汉浇韭菜,屁口朝里外……"
正说着,赵起升红着脸背着手走了进来,手里扬着一张纸冲着满仓娘喊:"教孩子们点儿新鲜的,也歌颂歌颂毛主席共产党!"
满仓娘就开始说:"过新年,嘣喜欢,穿新衣,吃好饭,吃了好饭洗手脸,洗了手脸趄游儿千,趄了游儿千看媳儿去!新媳儿欢天又喜地,去哪儿都领着新女婿。亲个小嘴儿喷儿喷儿香,拉住小手儿倍儿倍儿光。家里头家外亮堂堂,眼气得光棍儿光心慌。外边儿啥?月亮儿、灯笼儿、花吊画儿;里边儿啥?小两口儿悄悄儿说笑话儿!吃的啥?猪肉、羊肉、大雪梨;穿的啥?条绒、斜纹儿、华达呢;老头儿老婆儿笑嘻嘻,晃里的晃荡开飞机!这个幸福谁给的(的读di)?——共产党,毛主席!"(趄游儿千:趄,荡;游儿千,秋千。吊画儿:各色彩纸裁成不同形状,中间写上大字,周围粘着裁剪的各种花样,粘在绳子上吊到空中,用来烘托节日气氛)
赵起升把那张纸给了王炳中后,王炳中哆哆嗦嗦的双手竟连火也烧不成了,——那是一张招工表,不仅盖好了章,还订好了时间,过了正月十五,会来就要到沙水城上班去了!
整个下午王炳中都被一种无可言喻的感受激荡着,说不清的喜怒哀乐翻着滚打着旋儿,铺天盖地地向他涌来,他又开始坐也不是立也不是了,就给林先生要了半瓶酒,扬起脖子一咕噜给喝了个净光,先是嗓子烧,过了一会儿就肚子烫,再过一会儿满身的豪气就开始游荡,羡慕不已的人们都一脸迷惑地围着王炳中问这问那。
王炳中喝了些酒,心里头却亮得分明,把他知道的天和地、山与海说了个遍,提起"肩扛炒面、脚蹬大山"时还加了动作,就是不提郝队长那三个字。说到半路没有坐上大卡车时,白锁住就插嘴:"咳!——没听人家说,这闺女摆摆手儿,坐到司机楼儿,小子摆摆手儿,坐到后屁勾儿,老汉摆摆手儿,汽车更加油儿……"(司机楼儿:驾驶室。后屁勾儿:车斗儿)
一直到深夜,新人要歇息了,王炳中仍然兴致勃勃地意犹未尽,叫别人劝出来后,趔趔趄趄地走了多远,还能听见石小彩唱着给新人扫炕的歌:新笤帚,满炕扫,闺女小子满炕跑;新枕头,满炕堆,生个小子虎吞吞;扫扫窗户台儿,生个小状元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闺女小子满炕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