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亲家给了个贯尝锅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908次字数:
小玉娶了以后,一连几天瘦三都没有到石碾街去,他心里头尽管明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道理,但小玉出门儿的鞭炮一放响,心里就老感觉丢了一件本属于自己的什么东西,整天坐不是站不是,躺不是睡也不是。
小玉自小到大的衣服他一件也没舍得扔,除了有几件山杏拿去给文昌做鞋垫了鞋底子之外,小玉都一件件洗得干干净净,就放在炕头儿那个核桃木的箱子里。
瘦三闷急了的时候,就一件件地把那些衣服拿出来摩挲着看:有红的、有粉的、有蓝的也有绿的;样式有对门儿、也有偏襟儿,还有钻头的、后绑的。从小到大一摞摞地堆放得齐整。
那些大大小小的衣服一样的地方,就是上面都有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补丁。一件件地拿出来摆在炕上,瘦三就仿佛看到一个个欢蹦乱跳的小玉向他奔跑而来。这个时候他每拿起一件衣裳,就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小玉:他拿起一件最小的,小玉会在他身上撒一泡尿还哇哇地哭;又拿起一件后,小玉就又爬上他的肩头去看戏,小玉在他的肩上笑嘻嘻地看,高兴的时候还乱喊,他只能低着头静静地听;再拿起一件,小玉就又笑吟吟地一蹿蹦到他的怀里;一会儿,小玉鼓板手一般飞快舞动的拳头,敲得他酸酸的好舒服……
"爹吔——"瘦三一惊醒了,摸了摸眼竟坑着泪!擦了一把后,定睛一看,真是小玉!闺女回来了!
"爹吔,咋啦?咋哭了?想俺啦?哎呦呦,——跷腿出门儿一碗饭喝不了就到闺女家了。行!爹心里不好受,闺女不走了!"小玉还是一副响当当的腔调儿。
瘦三说:"哭啥吔——梦了个梦儿!"
小玉不知道,都说闺女娘连心肠,闺女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她不知道爹永远把闺女藏在骨头里,谁要动一下,比要了爹的命还难受。因为藏得太深了,所以就都不知道。更何况在瘦三排骨一般的胸膛里,拴系在一起的,是爹和娘加在一起的对闺女的挂恋!要是没有那样的经历,就不能深深地体会到那是怎样的一个沉重。
瘦三从炕上跳下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闺女想吃点儿啥,叫爹赶紧给做。小玉头一仰又一低:"爹!那边儿说了,叫你一齐儿过去吃饭。"瘦三连摇头带摆手一万个不同意:"不不不,他老林家的手艺再高,俺也不待吃,咱家的锅里串烟串惯了,要过两天不吃那串烟饭,还真想得慌嘞!"瘦三改口把林先生叫成了老林,说完就嘿嘿地笑不停。
小玉给带回来了那口笨铁锅,给爹说是那边儿专门去沙水城转了一天给买的。瘦三往手里一掂,沉沉重重的颇有些分量,左翻右看了好一会儿后,欢喜得不得了:"实实守守的好东西儿吔,真不是个赖东西儿!圣人的书教出来的人,做啥事儿也有板有眼,不弄虚。俺知道,这锅挺贵,嗯!——老林跟这锅一样,沉甸甸的受用。"
秀山来得迟了些,听到瘦三说的话后,回去就和林先生说了,出人意料的是,林先生并没用露出太多的喜欢,他或许又想起了他那个伤心的过往,一声不吭地坐了好大会儿,静静地对秀山说:"人说,媳妇儿强不强先看丈母娘,你碰上个好亲戚不容易,也是你的福气。新媳妇娶过来就像新移过来一棵树,少说十年以里接的还是娘家的地气儿,心气儿、秉性要改,也是十年以后的事儿,碰上个不对付的,十年不到头儿,文章就得从头儿做。唉!——人一辈子,有几件大事儿,都不由人,——少看爹娘中看妻,老看子女死看坟。少年无爹娘,一生多凄凉;中年妻不贤,至死泪涟涟;老年子不孝,阎王也不要;死后草掩坟,没有后辈人。以后待承人家好点儿……"(亲戚:当地人有时专指妻子的父母)
林先生还在说,秀山娘就插过来嘴:"俺说当家的,你说的那些个事儿,圣人的书上都没写,给人家唱戏,还得看看啥事儿该唱啥呢,孩子刚到好时候儿,正一步步升呢!往后,光说高兴话儿,光想高兴事儿!"
秀山娘一副笑眯眯的憨,像一尊宠辱不惊的佛。似乎这尊佛说啥就是啥,时间不长,秀山就转正了,吃上了商品粮,林家又出了一个真真正正拿工资的人。
在大坡地,一个家有一个挣工资的人,就足以令人惊羡不已了,林先生的家一下子就出了两个,好像那东升的太阳,格外把林家的大门给照了一个明晃晃。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亲家给了个贯尝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