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打死你个驴骡儿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1245次字数:
廷妮儿尽管已五十多岁的人,但平时身体蛮好,虽然比不得年轻人一样吃了生铁都能化成水,但家里的织布纺花,家外的担水挑粪,从不误事,和年轻那会儿不一样的是,再不提"准定抠死那王八蛋"的事。会来参加工作以后,洗洗涮涮缝缝补补的事,就只顾王炳中和丑妮两人了。炳中在后来的日子里又不太讲究,做双新鞋也总不穿,说旧鞋舒服透气;崭新的褂子第一次穿,总要在墙上蹭几下或往上撒上一些土面面,说万不敢脱离群众。廷妮儿开始的时候还说几句,后来也就懒得吭,反正家家户户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就连安社长的衣服有时还露着胳膊肘子。家里尽管是地主成分,但只要自己不找事不生闲气,倒也不愁吃不愁喝。
后来丑妮也大了,丑妮虽然还和从前一样不大爱跟他爹说话,跟廷妮儿却蛮亲,嘴里叫着姑姑,心里却当娘一样看待,家里的活都抢着做。后来廷妮儿除了做队里的那些活挣个工分外,竟慢慢地闲了下来。和许多人一样,随着年龄的增加,岁月的风霜就慢慢地在面庞神态里更沉淀出一种平和与安详来,人也就渐渐地发福,加上本来的模样儿就好,她的面容不仔细看时,竟和庙里观世音菩萨有几分仿像。
廷妮儿后来有了病,那个病和白锁住的媳妇马改转不无瓜葛。改转的大脑正像锁住所说的"不够数儿",那天改转见了丑妮,也不管该说不该说、能说不能说,更不看个时间场合、眉高眼低,她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还做出一副办好事一般的亲近模样:"俺说丑妮吔,你也老大不小了,也不替恁爹操点心儿?"
丑妮自小就和炳中不对脾气,长大了以后更是一年都喊不了几声爹,能避开的时候总避开,实在避不开要喊叫她爹时,也就用"哎——"代替了。王炳中开始的时候很着急,不叫爹还就是不吭声,不想丑妮比他还犟,后来连"哎——"也不叫了,自己嘟囔一句后返身就走爱听不听。
改转平时做事说话就不地道,丑妮这次又听了一次不地道话,头也没抬气也没出。
改转就上来扯扯她的衣服:"你个小妮儿,耳朵塞驴毛儿了?嘴里吃花椒背住气儿了?哼哼也不会哼一声儿?"丑妮抬了抬头,又扭了回去。
改转又说:"看廷妮儿跟恁爹多合适的一对儿,给说说?都这些年儿了,嗯?连把鞭也不用放,往一个盖的窝儿里头一钻,那俩人准都高兴,你也有爹又有娘了。"丑妮回头一瞪眼,噗地一口几乎啐到改转的脸上去。
改转大身板一晃悠,索性立到了丑妮脸前:"咋好心做了驴肝肺!给恁綢搊鞋还踩手呢,不是?俩人岁数又差不了多少,又不是亲姐弟,在一个院子里住了那些年,说不定早憋不住,早钻到一个盖的窝儿睡了呢!俺就不信猫儿窝里头能藏住一条囫囵鱼!"(搊:提手加刍的繁写,读chou,用力把某种东西向上举或往起竖)
改转人高大,丑妮可能是嫌打起来不顺手,往近旁的一块大石头上一站,改转还不知道她究竟要做啥,丑妮就左右开弓地打了她几巴掌,骂了一声"再瞎说撕烂你驴骡儿的屄嘴"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改转或许是叫突如其来的巴掌给打懵了,丑妮走了好远后才开始喊叫:"你个小疯片儿,怨不得恁爹不待见你,下手恁狠,敢就是个野种!"
改转回到家里后,锁住问脸上的巴掌印咋来的,她说了之后叫白锁住又给打了一遍,心中气不过,就去找王炳中。王炳中急得直跺脚:"打得轻!打得轻!要是俺,连你那条腿也给卸了!"改转又去找廷妮儿,廷妮儿脾气好,自己哭了半天后,就一头栽到地下不省人事了。改转很害怕,一溜烟地跑了,——比驴骡儿还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打死你个驴骡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