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动动俺没娘的闺女试试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828次字数:
也许是碰巧了,后来廷妮儿就得了肝炎,脸色蜡黄,腰弯腿疼身上还不干净。一躺就是两三个月。炳中和丑妮一直催着看,廷妮儿不吭也不动。劝急了的时候就说:"看啥看呦,呜哇儿呜哇儿一响,圈里的猪白养。该死的不能活,该活的也死不成,再说,俺都死了几死的人了,活到今儿,早赚足了。"
王炳中实在怕出事,就把医生给请到家里来,父女两个好说歹说,总算把输液的针给扎了上去,工夫儿不长,廷妮儿就一把给薅了下来:"真是,叫恁都把俺给说糊涂了,日本人还没把俺给打死,还不信这小灾小病儿就能死了?不就是两瓶儿水,花那些个钱,叫人知道了,可咋往街上走!"任凭再说,也扎不上那个针了。
王炳中就想,怪不得爹在世的时候儿恁待见她,那俩人,唉!——几辈子修来的,活脱脱的一个性儿!
廷妮儿后来也许是实在撑不住了,就到静峦寺去找了静心师父,静心给配了药,吃了一些后,脸黄的毛病就见轻,后来自己就挖端午节前的白花苗(茵陈),泡着吃、蒸着吃、煮着吃,吃了两年多脸就好了,只是腰弯腿疼不干净的毛病还除不了根。因为时不时地去静峦寺,渐渐地就信了佛,给静心师父的关系还很厚道。在许多外人看来,静心师父的大弟子叫归真,二弟子绝对就该是廷妮儿。
廷妮儿的道行似乎也很深,尤其是马改转最深信不疑。廷妮儿病了以后,丑妮就一直抓住马改转不放,每碰上一次重则抽两个耳光,轻则大骂一顿。马改转尽管人称驴骡儿,身板大力气足,或许是因为大脑不好使身手就不灵巧的缘故,每次和丑妮的较量都是她吃亏的次数多。
改转再不好,毕竟跟锁住这些年在一个锅里吃、在一个屋子睡,还给传宗接代续香火。有一次锁住截住丑妮,歪脖子瞪眼几乎要动手,王炳中正好看见,吆喝一声跑过来,抡圆了手中的镢头就向一块石头刨去,当地一声溅了一串火星后,——镢头弯了,镢把也折了。王炳中拍拍手给锁住说:"俺是地主,你愿意咋改造咋改造,愿意咋批斗咋批斗,敢捅俺没娘的闺女一指头儿,你就活到头儿了,不信就试试。"
马改转知道后,晚饭都没敢吃就跑了出来,找个地方坐坐,时间不长人家就都撵,想了又想,最后来到廷妮儿家,喝了廷妮儿两碗饭以后,就一直嘀嘀咕咕地给廷妮儿说话,一直说到鸡叫三遍两个人还没有睡,廷妮儿要去静峦寺抢头柱香,改转又没有别的地方去,在家又害怕丑妮,就给廷妮儿一块儿去了静峦寺。
当时还是二月的天气,春寒料峭实实在在也有些冷,除了天上忽闪忽闪的几个星星之外,四周净是黑洞洞一片。两个人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在山谷里此起彼伏地响,沟谷里返来又返去的声音,划破寂静的暗夜来回地飘。
改转总以为看不见的地方藏了许多恶狠狠的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身边的沟壑里会忽然伸过来一双狰狞的手,以比丑妮还快的速度,打他一通耳光后再把她一把掳了去,——就一直不敢松开廷妮儿的衣襟儿,走到前面怕脸前走在后边又怕身后。终于到了大雄宝殿后,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看着廷妮儿烧香磕头。
廷妮儿点上香,刚跪下去,就听见天外像有一声闷雷滚过,廷妮儿猛地栽下一个头以后往起一直腰,就又一道耀眼的蓝光闪过,把天和地都照得通亮,改转一看,廷妮儿咋变成了和观音菩萨一个模样!紧接着,就山摇地动起来,房子和大地就一齐摇晃。改转一直趴在地上不敢动,她以为自己撞上了什么神仙,或廷妮儿就是个下凡的神仙正在呼风唤雨?要不为什么她一磕头这天地就一齐晃荡!后来改转就什么也不敢看了,一直头拱着地屁股朝着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动动俺没娘的闺女试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