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俺得想法儿给锁住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863次字数:
在生产队里,大家都靠挣工分生活,有谁不害怕手里捏着工分的队长!锁住往地头一站,歪着脖子斜楞着膀子,倒背着胳膊还叉着腿,声嘶力竭的一声吆喝震天响,——旧社会放牛的、放羊的、喊坡的、唱戏的,统统都练不出那么大的好嗓子。听到喊声的人就是装,也要装出一副疲惫不堪仍拼命做活的样子,——只有这样,锁住才会斜楞着膀子到另一块地去喊别人。
回到家里后,锁住喊累了,也不愿意再喊了,随便一坐,改转就给端过来一热一凉的两碗水,——她叫锁住骂怕了,喝凉喝热自己兑。然后再给端过来饭,饭刚吃完,改转就把一支已拧好的大炮给递过来,——锁住骂她手笨、脚笨、嘴笨、眼笨、耳朵笨,除了干驴骡儿一样的粗活,就做不了细活!改转一着急,比常吸烟的男人们的手还巧,把烟叶递给她,再递去一张纸,眼睛一闭,这边喘两口气的工夫儿,那边就把大炮给卷好了,——质量还好,不软不硬好吸还不截火。
夜晚要睡觉,锁住头朝里一躺,改转就先端来一盆儿热水放到炕沿下的火台上,先把锁住的两只大臭脚给泡进去,再拿起两只鞋到门外倒干净藏在里边的臭土,不捏鼻也不抿嘴,连抠带摔,拍拍打打地给作弄个干干净净。回来后,锁住两只臭脚上的老皴和土都泡软了,一双大手就吱吱咛咛地给锁住揉搓个够。
但白锁住总觉得不舒服,闺女小子生了一堆之后,他就开始看不惯驴骡儿的脸,——太长;又看不惯驴骡儿的腰,——嫌粗,更看不贯驴骡儿的屁股,——肉不少却没有个形状!
他后来干脆给改转说,真没法儿,俺看见那粉脸儿、细腰、翘屁股,还就是管不住。改转就骂:"你在恁娘肚里头恁娘就知道你出来以后不安生,就给你起了个名儿叫锁住,费了恁大的劲儿还是没锁住,俺替恁娘干点活儿,想法儿给锁住。"(安生:方言,老实的意思)
后来,锁住钻到被窝儿后改转必做三件事:验肩膀头儿,——先看看锁住肩膀上有没有牙印儿。她真高兴了的好多时候,总喜欢在男人的肩膀上咬一口,就以为别人也喜欢咬。要没有印儿,改转就喜悦非常。再就是验裤头儿,——看有没有沾上别的啥东西。锁住多数时候就不穿裤头儿,可就是大棉裤,改转也得翻过来翻过去地看个够。最后的看劲头儿,则全凭改转的感觉。
锁住很烦,平时的时候打归打骂归骂,两口子就没有隔夜的仇,但要过不了改转的三道关,她就水也不给端了,大炮也不给拧了,脚也不给泡了。还就真跟驴骡儿一样,往炕上横着一躺,——连做饭的灶都冰凉,打死也不起来。
改转看锁住,比护吃食的狗还厉害十倍。最近他听说锁住见了韩五爱总爱多瞅几眼,还时不时地给五爱派个多挣工分的轻巧活,改转就更操心,瞎子牵驴一般不敢松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俺得想法儿给锁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