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俺答应的又不是你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20点击数: 812次字数:
锁住当上了模范队长,要去县里开会,任凭说得天河转,改转非要跟了去,锁住急:"要不,把那个东西给锁住算了,你拿住钥匙,省操心。"
改转大身板儿靠在门框上,长腿一跷,锁住就出不了门:"行,这法儿还真不赖,你现时就给俺做一个,俺去买个铜锁焊个钢鼻儿,生不了锈也铰不断。"
锁住早穿戴得齐齐整整,颇有一点五十二品官的味儿:"这队长,也没有开会带家属的规定,你真要去,黄夜住店还得花钱,那不合算。"改转平时很省俭,吃盐都论捏儿算。锁住的意思是敲敲改转的麻骨头她就软了。
改转说:"那有啥,撒盐撒到了酱罐儿里,自己家的钱别人又没有花,没啥合算不合算。"
改转到底跟锁住一齐到了县里,改转来的时候匆忙,平时衣裳本来也就少,匆忙之中就穿了一件锁住娘的偏襟儿粗布大黑袄,深蓝色的大袅档裤子,因为怕冷,脚脖子处还找了两根黑鞋带子绑了,顺手又拉了一条四方的蓝头巾往头上一绑,遮住了半个眼,还缠了一圈捂住了嘴,——远远一看,除了结实有力的步子之外,那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老太太!
晚上住店的时候,服务员见是一老一少的男女两个,就问:"两个房间还是一个房间?"天也真冷,蓝头巾箍住了半个脸,改转就不愿拉开。
锁住就说:"一个,一个。"
服务员疑疑惑惑地看了看,就又问:"那个——是恁娘?"
锁住就急:"娘——娘——"锁住还没有说完,改转就"哎——"了一声。她的下半句想说,闺女你说错了,俺不是他娘。也是改转接得太快不容锁住说完,也是锁住说得太慢没有抢住话。他把改转头上的蓝头巾一把抓掉后才说出了下半句:"看看,看看!瞅仔细了,俺还能有这年轻的娘?"
回到家里后锁住还着急:"你个驴骡儿,想给谁当娘!"改转说:"那个闺女说俺是恁娘,俺又没说。""那俺叫娘你就答应?""你叫娘是恁真有娘,没了娘就再不叫了。——再说俺答应的又不是你。"
自此以后,白锁住就更跟韩五爱走得近,锁住的生产队是大坡地村的第三队,有人说,五爱快成了三队的皇后了。
五爱的大名叫韩爱叶,是本村韩狗子的五闺女,因为爱叶行五,平时人们都称呼为五爱。
韩狗子死时五爱才十多岁,五爱娘在丈夫死了后就整日哭,到底也哭了个半瞎,白天时能稍稍看清路,夜晚一到就全靠手摸。五爱长大后弟弟也不小了,该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
五爱天生的一身好皮肉,姐弟六个就数她长得好,见过五爱的不少人都感叹,说五爱娘那样一座破窑,竟烧出如此一块好砖!
五爱处事又大方,不管跟谁都能说到一起坐到一起,泼泼辣辣的像一团火,走近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那份热烈。细白的圆盘子脸就没有个恼怒的时候,红扑扑的两腮像涂上了粉红色的胭脂,大眼睛要望着人一扑闪,山挡不住、水隔不断的诱惑就扑面而来。想给五爱好的人很多,五爱看得上的只有一两个,五爱娘却有自己的打算,最后五爱嫁给了本村白老六的儿子白小现。
白老六有个石匠的好手艺,儿子长大后也成了石匠。老六只有小现一个儿子,父子二人平时在生产队做活,空闲的时候剁俩门墩儿,做副台阶儿、凿个石槽啥的,也往家里攒些钱。父子俩还会垒石墙,谁家盖房起屋也少不了找他们帮忙,总之是一户有钱又有用的人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俺答应的又不是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