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先排个《红灯记》选段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30点击数: 784次字数:
时间不长赵起升就给他说叫五爱去农场做活,当他双腿叉开肩膀斜楞起来后,赵起升把两只小眼睛一翻,登时射出两道特毒的光,几乎真能把他的脊梁给砸断。"咋?——肚里的那泡大粪没地方儿屙?那怨你吃得太多!听说队里的种籽你也往家扛了半布袋?等俺啥时候儿有工夫儿了,去三队开个会听听社员意见,反映不好就再选个队长干!"
锁住一惊,他知道准定是屁三汇报了他。屁三是队里的保管员,他后悔万不该在他的队里给赵起升安上一只眼,但找来找去也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保管不能找拖家带口的人,吃得太多!
这天,白锁住一个人砸出的石头能顶三个人,一起做活的社员都惊讶,有人就悄悄地看他的肩膀头,新牙印倒还有,但砸出恁大一摞石头,到底从哪儿来的那股子劲?
  
林秀山从戏上刚回来时,林先生的心里着实不好受了一阵子,他的女人似乎没有太多的改变,还是那一副猫咪一般的憨态可掬,整日拉着或抱着梦鸽、白鸽两个孙女,荡悠悠地到处玩耍,满大街逍遥的影子,像一只老蝴蝶领了两只小蝴蝶在花丛中翩翩地飞。唯一的变化是坐在炕头的草编儿上看林先生吃饭的时候少了。
白鸽已一岁多近两岁,家里的那个不大的小木桌上如果再加上孙女的两只小木碗,说不定啥时候就会哗啦啦地倾倒一片。大孙女梦鸽还好些,给舀上小半碗饭,说笑的工夫儿就喝了,二孙女白鸽则生性爱说爱动,拿个小勺子一会儿捅捅这个碟,一会儿又敲敲那只锅,一不小心就把一双小脏手伸进到林先生的碗里,林先生倒也满高兴,端起那只碗呵呵笑上一阵照常咕咚咕咚地喝。
每当女人要领上两个孙女去一边玩耍时,林先生总是说,怕啥呦,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没个人在跟前嚷嚷,这饭吃下去还不香呢!
"就是当一对儿鸟儿喂,扑棱棱的俩翅膀儿都没个闲吔——要再添上个孙子,哎呦呦——还不大闹天宫了?——连老君炉也怕要给踢翻了。"女人指着那个炒了半锅红薯丝的带把锅笑着,掉了两颗门牙的嘴向下陷——她已有些老了。
林先生正在吃饭,嘴里还念叨着秀山和小玉早该回来了还不回来。正说着,小玉急慌慌地回来说,秀山叫牛主任给关到公社不让回来了。林先生急忙问到底咋回事,小玉说,队里的人都在修梯田,中间歇息的时候就有好些人撺掇,说好久不听丝弦戏了,都嚷嚷着叫秀山给唱一段,秀山推不过,就给唱了段《咬脐郎打围》。中午刚收工,公社牛主任就派了两个人把秀山叫走了。
林先生一听,坏了,满大街都在批判资产阶级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这怎么得了!——也是,这么快公社就知道了,猜想准是白锁住记着秀山和王炳中给他打架的仇,到公社给报告了。
他放下碗就找到了牛主任,牛主任扫了林先生两眼,叉开的两条瘦腿往起踮了几踮后斜着眼说:"你就是老林?连自己的孩子也教不好,怎样在学校里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红色接班人?——嗯?你儿子听说倒是一副好嗓子,就是不唱革命样板戏,专唱些封、资、修的东西毒害革命群众。居心叵测!居心叵测!幸亏有觉悟高的革命群众举报了,要不然不知道还要毒害多少人!"牛主任说完之后两只脚又往起踮了两踮。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你听,毛主席说得多么好!——你也应该加强学习!"牛主任说完后扭过身就走,两条瘦腿一踮又一弹,像在地上找米吃的麻雀。
林先生一直在屁股后边跟着,有所领悟似地说:"牛主任说的是,说的是,要不——你看,俺给做做工作,你给组织几个人,排演《红灯记》?"牛主任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说:"嗯?——这主意不错,要演全剧,恐怕不行,先排演个选段——不过,听说你儿子那会儿,县领导都没有给做通工作,——嗯,不过这样也好,做反面教材,革命的大风大浪不仅能教育一批,更能改造一批,有意义!这样,斗争会眼下可以不开,你先找个保人把他领回去,保人找谁?——大坡地村——我看赵起升就可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先排个《红灯记》选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