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小婶子儿 赖脾气儿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3-12-30点击数: 1122次字数:
林先生拨浪鼓一般地摇了一会子头后就出门了,他走了之后小玉就去了农场,刚走到大门口,屁三就咔吧一声打开了大铁锁,开了锁之后就一溜烟地去给赵起升报告去了。
赵起升还在屋里坐着,小玉冲门叫了一声"起升哥"。尽管秀山比赵起升小三岁,但论林家的辈分赵起升却小一辈,小玉是随了娘家的辈分叫。
赵起升从屋里懒洋洋地走了出来:"咦——俏婶子来了?原先请都请不来,今儿咋想起送货上门儿来了?"当地人有叔嫂婶侄耍嘴的风俗,赵起升似乎更喜欢称呼婶子。
小玉说:"起升哥,按白家叫吧,顺风也顺耳。——那个事儿,管还是不管?""啥事儿?"小玉头一歪,嘴角儿一咧,却看不见腮上的那两个小坑:"是呃?——那俺拜错庙门儿了。"
小玉说完就走,赵起升瘦肩膀一晃就在后边撵:"咳!——咳!小婶子儿,赖脾气儿,夹着屁股吹笛子儿,左夹生闺女,右夹生小子儿。婶子儿!小婶子儿!跑恁快做啥,急急火火地回去也做不了啥,秀山还在公社关着呢,咳咳!俺说,你这事儿俺管咋说,不管又咋说?""管是人情,不管是本分。""管成了拿啥谢俺?跑恁快,要跑得快就能办了事儿,可不数你跑得快。"小玉停住脚步扭回头:"谢啥?卸(谢)不了胳膊也卸不了腿,管成了给你炒盘子摆酒。"小玉走了很远后赵起升喊了声:"不给加点儿别的?"
当天下午,赵起升还真把秀山给领了回来。秀山娘见到秀山后,一只手拉着梦鸽一只手拉着白鸽,眉头一皱嘴一撇就想哭。林先生什么也没有说,大半夜了还睡不着,吭吭咔咔的声音似咳不是咳,像说不是说。——他自从听说小玉去找了赵起升,浑身哆哆嗦嗦地就没有喘过一口匀匀实实的气。
"俺说,当家的,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两朵花儿,也出不了一模一样的俩人儿,人跟人差不了多少是长在身上的皮肉,差得远是藏在肚里的东西儿,除了猪狗,那天上的小鸟……"女人没有说完,林先生就忽地一下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老伴儿吔——这要经常走夜路,咋能不遇上鬼!这漫藏诲盗——这这这——你看个时候儿给秀山媳妇儿说说,世上有好多事儿,就是死,不该招惹的还就不能招惹,尤其是赵家的人,——敬鬼神而远之。"
后来林先生催了几次,问女人给小玉说了该说的事没有,女人总是说,当家的,这好好儿的媳妇儿好好儿的人,咋说呦。先生急得说了一堆连他自己也不甚明白的乱七八糟之后,女人就说,当家的少想些,篱牢狗不入,这世上还是赖人少,好人多。林先生就一连地喘气,心口就痛。
有一天,白老六拄着拐棍儿和妻子一齐找到了林先生家,刚进门就扑通一声给跪下了,哽哽咽咽了好一阵子后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儿媳五爱的事。林先生听了后就感觉头脑胀得有榼栳般粗细。老六夫妻的意思是请林先生给五爱母女说说,满大街的人都知道了,儿子小现在炕上躺着自己打自己,要真有个好歹,这日子真没法儿过了。
老六夫妻走后,林先生就给女人说:"看是不是?五爱那闺女,招摇得很吔!这漫藏诲盗,冶容诲淫,古人的话,不能不信呦!"女人还是说,当家的,怨五爱吔,这篱牢狗不入。
林先生就有些急:"这篱能有多牢?狗急要跳墙呢,要提溜条鱼整天在只饿猫眼前晃,猫要抓破了手,你说怨猫还是怨提鱼的手?老伴儿吔,听俺一回,信俺一回吧,你给小玉说说,俺去给五爱说说,那讲究娘们儿,那就是一座城堡,她的四周围天生就有个看不见、摸不着、攻不破的铁圈圈儿,那个圈圈儿不用说有窟窿,不经意的软和那么一回,那就十有十地一失足成千古恨,想回头,就是再把铸就的生铁化成水,也回不了原先那个模样儿!——听清了,啊?"
女人浑身一哆嗦:"俺说,当家的,咱家,保准没事儿,篱牢狗不入;那五爱,说不得说不得,谁不知道劝赌不劝娼……"
"挟太山以超北海,非不为也,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非不能也,诚不为也。举手之劳,诲人又正己,何乐而不为!"林先生摆着手就往外走,一身的大气凛然像一个出征的壮士,大步流星的样子,比当年上鸽子岭还要壮怀激烈。女人望着林先生远去的背影,第一次感到有点心酸:当家的呦,怪不得满大街都批判臭老九,一辈子了才知道你还真有点儿臭!——那种事儿,比鸽子岭的土匪还要命,你个臭秀才呦……
当林先生一脚踏进老六家的门槛后,冷静下来的头脑才感到女人劝他"说不得"的事还真不好说。老六的妻子背了一大捆柴正往门口进,因为柴捆大门口窄,老六拐着一条腿就赶紧一齐往里拽,拽了几下没拽进去,猛地使了一下劲儿,那捆柴进去了,两口子也都摔倒了。
他刚到大门时就听见半截墙的茅房里"啊哼!——啊哼!——嗯?——嗯!"的声响,林先生一辈子都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他正要扭头急走,头还没有扭回去,五爱就从半截墙里边忽地站了起来。他在心里就感叹:木匠没好门,铁匠没好锤,这石匠咋也没有一堵像样的墙?
五爱见到林先生后就冲他嫣然一笑,加上老六夫妻四个人才把那捆柴抬到了家,院子里到处晒着小现尿湿的褥子和刚洗的尿布,两个孩子白军和白梅,一人手里攥着一块梆梆硬的窝头在啃。
林先生刚坐下来时,五爱还给找坐物儿又倒水,当他给讲了一大堆贞妇和烈女的故事后,五爱就寻了个茬口给两个孩子一人抡了一巴掌,老六夫妻开始浑身哆嗦后,林先生才跺着脚出了门,正要下台阶,五爱就顺手抄起棍子朝满院的鸡子一抡,鸡子们嘎嘎地惊叫着,扑棱棱地隔着墙就飞到了大街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小婶子儿 赖脾气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