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原创长篇
老拐的拐腿不碍屁三
本章来自 《大坡地》作者: 大坡地
发表时间: 2014-01-13点击数: 4650次字数:
小红骡最终也没有跑起来,小马车刚走进公社的大门,上来两个白帽白衣蓝裤子的公安就把缰绳给牵住了,屁三从车上往下一跳,把手里的鞭子一扔,双手抱住头就喊:"娘吔!——害死俺了,天杀的——""货"字还没有喊出来就拐过大门不见了踪影。
公安问:"你叫赵起升?""是。""知道不知道找你啥事儿?""俺村儿又出坏分子了?""自己的事儿。""那——俺——没啥,李小旦是自己死的。"公安说:"那知道,往你那些洋气事儿那边儿说。"
赵起升早有些支持不住了,只觉得脑袋里呼隆隆地乱响,两只腿一弯一弯只想往地下载。两个穿白衣服的公安在他的眼中也变成两个模模糊糊的白片。"杨?啥杨(洋)?杨老歪?那——"他把洋气的"洋"当成了杨老歪的"杨",他一头栽了下去,心里却明白,他想这次完了,一定是苏敏敏的事让人发觉了,前天晚上他还梦见敏敏,睁着两只闪着蓝光的眼,细长的脖子一扭,冲着他就吹了一口凉气,他浑身一冷,醒来后出了一身汗。
他记不清怎样就被绑了起来,只感到两只手臂和肩膀撕裂一般地疼了一下子以后,才清楚自己被反剪了双手给倒提了起来,那股几乎岔了的气又喘上来之后,就又迷迷糊糊地想,花园里的那两条人命今天终于找过来了,埋在家里的箱子,真不知给起出来了没有?真要起出来,那一家人就都要受连累了。
于是糊里糊涂地嘴里就嘟囔:"杨老歪,他就欠俺的……"一个公安就说:"流氓都是这副嘴脸,啥杨(羊)老歪牛老歪,再给这个破坏上山下乡的流氓紧紧绳子。"当他听到公安念叨流氓时,才知道不是因为苏敏敏的事,全身一松就又瘫软下来,只感觉后背上的绳子就又在重新缠,最后嗤地一声响之后,感到两只手臂一齐被硬生生地往上提,一股令人痛不欲生的酸胀疼痛,就一齐向胸膛里挤拢了来,只想往起跳的欲望令他猛地蹬了几蹬腿后,全身就汗淋淋地水洗一般了。
当他浑身不再冒汗的时候,就感觉手和胳膊连带膀子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起起伏伏的肚和一片冷飕飕的脊背,两条腿还是抽筋去骨一般地站立不住,只能靠着墙来来回回地晃——脊背上的绳子已叫人给绑在了窗棂上。
当一群又一群的人围来看时,他的两条腿还是站立不住,两条腿弯弯着,比牛主任两条腿间的空隙还大。他也曾试图站直两条腿,一为不在大坡地的众乡邻眼前丢尽脸面,二为不把身后两条毫无感觉的臂膀吊成残废,可是无论如何地努力,还是没有站直两条酥软的腿。他的头脑越来越晕,两只眼也越来越模糊,此时他真有点嫉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长一双像王炳中一般的铁腿!——那一副似乎敲一下都当当作响的贼硬的骨头,着实不是谁想养就能养得出来……
赵老拐给他见面是在三天以后,他头也没有抬就说:"大事儿——没有,没有要命的大事儿;有事儿,都是俺一个人的,也就砸了一个水缸的事儿……"
"唉!要不了命,也半身不遂了……"赵老拐走的时候这样说。
赵老拐走了之后白锁住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来,他伸出来食指和中指在赵起升头上敲打了无数遍之后,恶狠狠地说:"贼羔子!俺还等着你呢,啥时候儿抽个空儿去三队从选个队长?——窜种!啥时候儿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知道吃得太多了能撑死人?再说人家还是个孩子,亏你也下得了手!"
公开逮捕大会召开的时候,赵起升专门操心瞅了一眼插在脊梁上的牌,上面写着流氓犯赵起升,尽管浑身仍然被麻绳勒得酸疼,心里却在一遍遍地劝自己:总比名字上打了红叉叉的那些人强。当他被押上解放牌的大卡车时,他在人群中看见小连抱着玉婷拉着玉富在追着汽车跑,他冲着车下喊了声:"听娘话,爹死不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 大坡地
对《老拐的拐腿不碍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