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竹溢韵》--侯志涛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11-090篇   访问量: 484
拾花生
发布日期:2016-11-09 字数:1595字 阅读:484次

下班回家的路上,见到前几年退休的曹师傅,他迫不及待地向我炫耀他半编织袋的"战利品"。啊!花生,您去拾花生了!他满脸笑容:"今天不错,幸福满满的,就是跑得远了些。"

我忽然想起小时候,在老家拾花生来。五六岁的时候,正赶上大造梯田让山河变模样。上游龙脖水库圆满竣工,原先经常泛滥的连昌河得到了控制,村里开始修坝造地。河坝到村子之间的滩涂和浅水湖,村里按队按户分配,家家拉土垫地。

第二年,全部种上了花生,花生长势喜人,获得了大丰收。那时候粮食金贵,花生是榨油的上品,相对玉米、小麦等农产品较贵重,晾晒和收藏时,大人们看守得很严,怕我们偷吃。我就和小伙伴们挎着小篮子,拿起小镢头或小铲子,在秋收过后的花生地里徜徉,满怀虔诚,每每见到一粒遗落的花生果儿,就赶紧弯下腰身,惬意幸福地拾起。

花生开花时,充分授粉后的花骨朵会垂下来,一直扎入泥土里,像南方榕树的气根,深入泥土孕育一个个白白胖胖的花生果儿。花开有早晚,坐果分先后,开花早的花生果儿肥大饱满,开花晚的则鲜嫩水灵。庄稼人在刨花生时总是千方百计做到"颗粒归仓,地无遗珠",可再仔细的人家,也都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遗落下一些花生果儿,给捡拾者带来喜悦和念想,年年我们乐此不疲。

记得有一年,入秋后阴雨半月。当收花生时,花生叶子落尽,好多气根在雨水浸泡中腐烂,没有"尽职尽责"站好最后一班岗,好多花生果儿遗落在泥土中,还做着美梦。我们这些孩子大显身手,母亲和大哥在前面专心致志地掘地,我和弟妹眼睛贼亮,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更是盼望一场雨。一场夜雨过后,刚刚翻过无数遍的地里,白白胖胖的花生果儿在雨水的冲刷下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白花花亮晶晶地耀人眼。人们好像预约好的,有的全家出动,有的三五成群,像赶集一样络绎不绝,拿着自己的钩耙投入战斗中。露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加晶莹剔透,美好日子的序幕徐徐拉开……

明天,我也要去拾花生,与自然拥抱,与大地亲近。让我像一株禾苗一粒尘埃一样,在自然的怀抱中自由自在,逍遥快乐!


发表于《河南能源报》2016年9月24日副刊木化石版



侯之涛简介:

笔名:侯志涛,网名:月朗昌谷,轻尘逐香。71年10月生,河南洛宁人,现就职于河南能源集团义煤公司义络煤业。作品散见于《中国煤炭报》、《河南工人日报》、《大河健康报》、《河南能源报》、《中华辞赋》、《中国诗赋》、《中州诗词》、《几江诗刊》、《淮风诗刊》、《星河诗刊》、《北京诗人》、《大别山诗刊》、《泰州新诗》、《诗印象》、《洛阳日报》、《洛阳晚报》、《义马矿工报》等。诗歌入选《江水北上——南水北调邓州情诗歌作品选》、《千年咸平——河南省散文诗学会第四届年会作品集》、《追梦——当代农民工诗选》、《洛阳散文年选2015卷》等选本。出版诗歌集《阳光指尖上的舞蹈》,待出版散文集《尘心修禅》和诗词赋集《诗心赋春》。


上一篇:《 聆听煤的心跳》    下一篇:《 细腻柔暖醉浅蓝——读浅蓝散文集《细雨湿流光》
责任编辑: 罗飞| 已阅读484次 | 联系作者
对《拾花生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