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竹溢韵》--侯志涛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01-250篇   访问量: 273
寒冬里的 红薯凉粉汤
发布日期:2017-01-25 字数:1998字 阅读:273次


又是一年寒冬时,好想吃碗红薯凉粉汤。

红薯,陪伴我走过四十多年,身体内点点滴滴都掺杂着太多复杂而深切的感情和无数感人的故事。在豫西山区,20世纪70年代初,一向流传着"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的说法。困难年月,哪个人没有得到过红薯的滋养?哪个人心头不曾萦绕着红薯的甜香?

那年月,家家户户都把红薯当主粮,红薯的种植地块也占到全家土地中的最多,霜降过后,收获的季节,家家户户忙碌起来。有太多关于红薯的记忆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每年都需要切红薯片、窖存红薯,这些都不算什么,磨红薯粉是最艰巨的一项任务,为冬季漏粉条、做凉粉打下基础。

冬日里,母亲会给我们打打牙祭,利用周末的闲暇,我烧火,母亲在锅里不断地搅动,做一大锅红薯凉粉,然后用碗碗盆盆盛起来,冷却后收藏到水缸里。

早饭时,取出一碗凉粉,切成四四方方的小块,用蒜泥、柿子醋一搅和,加一撮香菜、几滴小磨香油,那个香凉味美、回味悠长,胜却人间无数。

中午,母亲看我们放学回来,忙从纺花车或织布机上下来,从容娴熟地生火做饭。我最爱喝红薯凉粉汤,乐颠颠地打下手,给母亲烧火添柴。

母亲挖一大勺白白腻腻的猪油,在锅里先化着,回身取出腊肉,切碎,投入锅里,那肉在锅里嗞嗞啦啦响,香味瞬间弥漫了灶房,随后再加姜末、蒜块、葱段。这时,把切好的凉粉块一股脑儿倒进去,再加上适量沸水。少顷,撒上香菜,美味的红薯凉粉汤就可以出锅了。

我总是耐不住性子,早早就拿着碗筷候着,母亲目光柔和,舀一点儿,倒进我碗里,疼爱地说:"你先尝尝咸淡。"

我一口吞下,烫得胃里发烧,满眼泪花。在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一锅红薯凉粉汤,是对我们全家极大的犒赏。

还记得,隆冬集市街角,有老妇担一大桶红薯凉粉汤,高声叫卖,那吆喝声压倒了市场里所有的喧嚣。奔忙和闲逛了一个上午的人们,饥肠辘辘地来到摊位前。

一碗红薯凉粉汤热气腾腾,方方正正的凉粉块间藏着几块瘦肉,青青的香菜和红红的辣椒油,更加勾起人们的食欲,扑鼻的香味萦绕身心。

坐下来,品尝这绝佳的美味,那看似方正的凉粉块块,竟那么柔软滑腻,一不小心就滑入胃里,那个钻心的烫,让人热泪盈眶。慢慢品味,香辣占据了味蕾,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了。

冬日里的那碗红薯凉粉汤,是自然的馈赠,转化着灵感。它那方方正正的素雅中和肉末油香浸融交会,香菜的青翠,小家碧玉的恬淡,那份荤素结合的清澈与绵软,让你才下舌尖,又上心头。



发表于《河南能源报》2017年1月19日木化石四版

http://218.28.185.186:8088/html/2017-01/19/content_30033.htm

上一篇:《 祝福华人老师光荣退休》    下一篇:《 小年(外一首)
责任编辑: 何美鸿| 已阅读273次 | 联系作者
对《寒冬里的 红薯凉粉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